爺,阿凱告訴我,他很想你。


20061013

你第一次聽1976的歌,是在載我去看醫生的路上。


車子過一個地下道,電台傳來阿凱的歌聲。


「噓。」我對你比了個禁聲的手勢。


然後很專心地聽阿凱的新歌。


「還是一樣想作個龐克還是一樣而且保持這樣耳機裡的新浪潮……」


你似乎不是很甘心我的注意力被阿凱移轉,吃醋似地問我這是什麼歌?


「不知道。新歌吧?以前沒聽過。」我很快地回答,又繼續專注地聽。


你無奈地繼續開車。


一曲唱罷,我心滿意足地嘆了一口氣。告訴你,在我大四的時候,我瘋狂迷上1976,那張「方向感」的專輯,我聽到快要壞掉。而且喔,在我去年「虹色舞台」發表會時,我竟然幸運地跟阿凱一起搭檔當DJ,簡直就像夢一樣!


「阿凱好可愛唷!」我下了結論。


你不置可否地聳聳肩,說,你朋友常去聽1976演唱,說阿凱是煙槍,每次唱歌都一口煙一口啤酒的。


我抗議地說,哪有!我看了好幾場,阿凱都沒有這樣!


然後我們賭氣似地,誰也沒說話。


像兩個笨蛋。


七夕你來找我。你故意叫正在看書的我去拿放在音響上面的相本給你。我覺得奇怪,那相本你不是已經看過很多遍?但我還是去拿了。而且發現在相本後面,藏了兩張唱片。


一張是張懸,一張就是1976的新專輯:「耳機裡的新浪潮」。


那首,我們一起在車上聽的新歌的同名專輯。

其實你並不討阿凱嘛!


因為你後來還特地去學了「方向感」,自彈自唱給我聽。


忘了告訴你,我其實最喜歡的歌,是「影子」呢!

1976之愛的鼓勵(丙戌野台)

>L.O.V.E.L.I.K.E.N.E.E.D 現在別分清
我們在虛假的浪漫 開始著美麗的夜晚
過去的過去 過去的一切 過去的情人 就全部都忘記
過去的就讓他過去 妳也有開放的心靈

嘿 派對女孩 快點站到中間來 站到我的身邊來
我要給妳一個愛的鼓勵
再唱首搖滾歌曲 從此我們就不會再哭泣

燈光 音樂 煙霧 酒精 人群 你我全都在這裡
這裡甚麼都不缺 只有不切實際的美
現在的笑容 現在的妳 現在的一切 我要用力抱緊
在這個全新的開始 欲言又止也顯得自然

1976之80年代at2006野台開唱

80年代 歌詞

別忘記要開心 每一秒都在改變
想利用點短暫時間 來做個轟轟烈烈美麗告別

畫上濃濃的妝 畫上濃濃的妝

不會膚淺沒有想法 還好還好剛剛好不誇張
跳舞就應該像你這樣的開懷 讓所有打瞌睡的人都醒過來
真正的真實永遠都不存在 裝潔癖時候又怎能夠開懷

別再說了 一直旋轉 一直旋轉 別停下來
鬧哄哄的 一直旋轉 一直旋轉 別停下來
好喜歡這場景 別介意我的不介意
只想專心了解 這值得征服值得炫燿的幻象

畫上濃濃的妝 畫上濃濃的妝

不會膚淺沒有想法 還好還好剛剛好不誇張
跳舞就應該像你這樣的開懷 讓所有打瞌睡的人都醒過來
真正的真實永遠都不存在 裝潔癖時候又怎能夠開懷

別再說了 一直旋轉 一直旋轉 別停下來
鬧哄哄的 一直旋轉 一直旋轉 別停下來

跳舞就應該像你這樣的開懷 讓所有打瞌睡的人都醒過來
真正的真實永遠都不存在 裝潔癖時候又怎能夠開懷

再說了 一直旋轉 一直旋轉 別停下來
鬧哄哄的 一直旋轉 一直旋轉 別停下來

別停下來

1976 影子(丙戌野台)

>1976 影子's lyrics

要追著你跑要改變方向
要躲藏起來要忘記理想
燃起根煙 你有樣學樣
幼稚荒唐 跟我真像
要討論下一步 該怎麼作
再跟我說話 你確定嗎
拒絕提供意見 閉上嘴巴
為能自由而沉默
如果能 不追隨什麼
是不是會 比較快樂
數到三 關上燈 我就走

如果能 不追隨什麼
是不是會 比較快樂
數到三 關上燈 我就走

1976「耳機裡的新浪潮」發片記者會

1976 C.K.M(河岸留言):這首從中間開始錄,這歌收錄在耳機裡的新浪潮專輯,歌詞「多明白了一些事,原來更多了煩惱」,76的歌詞總能用很簡單的文字表達很多感覺,成長是令人莫可奈何的心情,在這張告別青春的專輯裡,用這首歌做結尾,傳達一種無奈的感覺,青春會老熱情會冷,而我不停變衰老自大。

>望著和平西路的轉角發呆
在那裏我改變了很多
植物園的景色仍隨季節循環
每個夏天的結束 就會有一池的荷花
而我不停變衰老自大

多明白了一些事 原來更多了煩惱
人會因為願望欲望 不停踏回起點

不過是自然的法則 我也有我的輪迴
離題太多了關於回憶
每個夏天的結束 就會有一池的荷花
而我不停變衰老自大
woo....yeah..

想起十來歲的傻樣子 我還是忍不住地發笑
當時單純快樂的能量
到現在還是清晰可以感覺得到



本影音引用: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jinnslim&f_ART_ID=403712&#reply_list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