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過往的那些,都回來了。

他們委蛇在我向著光的身後,拍我的肩膀,逼我回頭。












S是我唯一傷害的。一開始就註定錯誤,然而我以為或許可以努力拉近關係。

他的心裡住了兩個女人的身影,一人一個心房,我已經沒有空間進駐。

在他的話語情緒裡,我找不到我的定位。

如果怎麼努力都無法成為the one,我又何必屈就太擁擠的空間?

於是我中途棄權離開,是的我傷害了你,對不起。

即使他現在只距離我三公里的住所,我仍盲目地將那距離視為光年。

平原的風和稻浪,是我獻給你溫柔的歉意。







C49的位置還在我心裡。

但在我將他賦予文字後,他就屬於檔案和紙本,而不是追索我的回憶。

小說見報後,他輾轉找到我,像是【電影少女】般魔幻。

我看著他在msn打下的文字,除卻他的表情後顯得陌生。

他像是個假冒的臨時演員,說著一些想要領賞的寒喧,與我的回憶格格不入。

我愛的他只是剛滿兩年的回憶,在他說結束那天已經成為永久的過去。

我或許該悸動這樣的再遇,但我的冷靜卻使我對自己驚訝不已。

他說對不起,我說,我不會恨我愛過的,不過我需要你說這句。








小孟仍以為我還是夏夜裡輕狂不羈的冶麗少女。

好幾個暑氣沖天的夜,他只看到我款擺的身軀,沒猜透我節奏裡的寂寞。

我在他面前扮演著完美的妖豔形象,對感情完全灑脫的那種。

不過這些只是角色練習的一部份,

他永遠不知道,現在依然垂涎我的誘惑。

而這些誘惑不過是鏡像。

我在網上留下的文字足跡越多,越容易被回憶找上追索。








庸在msn上劈頭一句對不起,其實我早就忘了他曾經在我生命裡的情節。

那時我太憂鬱,沒辦法接受任何人。

然而男人都太過自以為是,以為我一直耿記在心他們追求未果的離開。

這句對不起逗得我開懷,但戲還是要演下去。

「你讓我想想我該不該原諒你。」

男人就是要面子,讓他以為我受傷很深,他的道歉才有價值。












我的心情早就改朝換代,這些過往卻還以為我走不出來。

他們說對不起,在我聽來,卻十分幽默滑稽。

我在贖罪季裡回望過去,只一瞬,便繼續向前看著屬於我的陽光康莊。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