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張懸告訴我,她很想你。

20061013

七夕那天,你送了我兩張專輯,其中有一張,是張懸。

第一次聽到張懸的「無狀態」,我就迷上了。

我喜歡她冷淡疏離的歌詞:「不要把美好的故事留下來/不去制約/被制約/沒有習慣/我喜歡獨白勝過眾人的綵排」


我嚮往她冷淡疏離的態度。

後來你問我說會不會去買,我說會,但要等我回台北再買。你說要送我,我說,才不要,我不喜歡人家送我唱片,因為如果情逝了,就算那張唱片我再喜歡,我也不敢再聽。怕會難過。

可你還是買了,送給了我。

你很喜歡「寶貝」那首歌,還特別去練了和弦,彈給我聽。

你練好的那天,我剛看完我猜,你打電話給我,很興奮地在電話那頭唱給我聽。

我聽完,心裡甜甜的,問你說,你以後會不會唱歌哄孩子睡覺?

你說會!不管小孩要不要聽,你一定會唱,而且可能是唱搖滾之類的歌。

我笑你比孩子還任性。

你沒注意到我問題裡的弔詭。我問你,你會不會唱給「孩子」聽,我沒說是「你的孩子」,還是誰的孩子。

但這問題,其實主詞,是很明顯的。

這是我狡詐的提問。

.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