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蔡依婕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草地的翠綠、海洋的湛藍嗎?」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大樹的莊嚴、微風的自由嗎?」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漂泊的無助、虛幻的未來嗎?」
  「藐視吾等的人類呀,你們可知大地的悲歌、天空的悲鳴嗎?」

  深不見底的暗夜,飄來如朗誦祭文一般的平板語調,音量不大,但卻是字字清晰,重重的壓入心裡,有如那發臭潰爛的傷口,令人聞而生厭,但卻烙印在身體上,揮之不去。
  「收下吧!收下這一切吧!吾等怒氣、吾等痛苦、吾等悲傷!收下吧!」

  黑暗中,爆發出了震撼未來的悲嘯。

  2012/10/31

  花蓮山上的一幢別墅裡。

  「哈哈幹,操你祖母的這樣也能上?」一名容貌猥褻的男子,面對著烤肉架,一邊翻轉著今天下午才剛弄的醃肉,一邊對著另外兩名同伴發出了破銅羅嗓的奸笑。

  「靠,還不是北港香爐一鼎,花林北幾萬塊才給她哄到汽車旅館,媽的還以為是處女。」穿著夾腳拖鞋、短褲加小背心在台灣現在也很難見到的標準台客男子,伸手一撈,便將擱在一旁的烤肉給吃個精光。

  「憑那個破洞林北還不屑插。」台客男子將盤子丟回原處,意猶未盡的往其它食物進攻。

  另一名男子待在一旁,靜靜的吃著烤肉,並未對剛才那兩名男子發表出任何意見。

  容貌猥褻的男子隨意的將半生不熟的烤肉給堆上盤子,一邊假裝不經意說到:「那˙˙˙ ˙˙˙我接收?如何?」。

  「嗝~~~。」台客男子打著臭氣熏天的飽嗝,拿起放在一旁的青島啤酒,緩緩的讓金黃色液體流入那充滿烤肉味的唇舌。

  「嗝,兄弟是幹什麼用的?你爽!就送你啦!」台客男子咂咂舌,滿臉的不在乎。

  「這樣不好吧?說送就送,萬一人家反抗怎麼辦?」一直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兩人對話的男子皺了個眉頭的說著。

  「嘿,臭頭,我發現了!你~還是個處男吼?」台客男子將手搭在被喚作”臭頭”的男子身上,滿臉像是發現寶物一般的的神情。

  臭頭滿臉不悅的揮開台客男子的手,說:「靠杯歐,關你們屁事。」

  「靠杯阿~原來也是有人沒種什麼都不敢作歐~你跟芳芳不是也交往一段時間了?」容貌猥褻的男子抄起桌上所剩不多的青島,仰頭就是一大口。

  「哈哈,臭頭在尊重芳芳啦~我們不可以沒禮貌歐~人家是很純情的!台客男子毫不再呼的嘲弄著臭頭。

  臭頭不悅的看著他的兄弟們,站起來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將還沒收拾的垃圾踢進路旁的水溝裡。

  「我去撒尿。」臭頭悶悶不樂的說。

  「幹,打槍吧?拜託你最少撐個30秒阿~。」容貌猥褻的男子在臭頭身後大聲的喊著,與台客男子放聲大笑。

  「操林老師哩!」臭頭大聲的回敬著。

  臭頭一邊經過客廳,一邊碎碎唸著:「靠!要不是芳芳真的很ㄍㄧㄥ,我也不會到現在還是個˙˙˙ ˙˙˙唉呀!越說越悲哀,不說了!」臭頭拉開廁所的門,也不關門的就方便了起來。

  「唉,但是也交往了那麼久,要放棄重新追一個也挺麻煩的˙˙˙ ˙˙˙我也不是挺有錢。」臭頭說著說著感覺到自己還真的滿悲哀的,洗了個手,便往出口走去。

  「乾脆叫他把”北港香爐”給我算了,好歹也算是有經驗吧?」臭頭暗自打定了主意,決定要和容貌猥褻的男子爭取”使用權”。


  打開大門,一股腥臭的血味隨著空氣給捲了進屋子裡。

  門外,是一片鮮紅的煉獄,烤肉架依舊是吱吱作響著,但上頭的肉從醃豬肉變成了容貌猥褻的男子的半張臉皮,挾帶著頭髮令炭火瘋狂大燒,但卻因臉皮上不斷溢出的血水而獲得稍微的控制,滋滋的聲響,蓋過了臭頭瞬間停止的心跳聲與呼吸聲。

  而烤肉架旁邊,男子隨著被剝走的半張臉皮往上,頭部也被打出了個大窟窿,混濁的腦汁與大腦順著凹凸不平的臉部肌肉,還夾雜著大量的血液滑過應該是唇邊的白骨,滴滴答答的落在木製地板上,不時的還可以聽到大腦雜塊掉落的重音。

  臭頭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凍結了,在什麼感覺都還遲鈍著無法反應過來的時候,臭頭又看到了令他近乎當場崩潰的畫面。

  從他身上的衣服勉強可以認出那是台客男子。

  台客男子全身上下佈滿了無數大小窟窿,20隻手指腳趾被大力扯斷並硬塞進那脫臼的嘴裡,原本應該放著眼珠的地方,現在卻放進那經過怪力壓縮的青島啤酒,啤酒因受不了過度的壓縮,早已狂瀉而出,蓄滿了台客男子臉上的血窟窿。

  往下一看,台客男子沒了肚子。

  粉嫩的小腸早已狂瀉一地,脂肪塊也隨著其他內臟黃油油的流動著跑出來,仔細一看可以發現真的長的跟教科書一樣,以前臭頭他們老是不相信人類的內臟可以長的那麼漂亮。

  而被踩爆的胃,混雜的黑賀色的黏質物體,似乎是被容貌猥褻的男子所烤焦的肉。

  台客男子的四肢,也同樣的有著一堆血窟窿,有些窟窿離的太近,居然還連肉的剝落了下來,掉在地上有著爛泥的聲音。

  臭頭無法動彈,他的四肢像是被灌了鉛給重重的壓在原地,全身的肌皮疙瘩爆湧而出,腦袋接受衝擊太大,隨時呈現停擺狀態,臭頭眼淚鼻涕口水直流,眼珠往上,似乎是不願看見這畫面的而往腦後翻著,但卻怎麼都昏不過去。


  臭頭不知怎麼搞的,想起了今天是萬聖節,芳芳一直希望他能帶她去夜店轟趴,臭頭一直以來都覺得那種地方太花錢,所以臭頭今天還是選擇了和兄弟們一起輕鬆。

  「接受吧,接受著吾等的制裁吧。」

  這是臭頭最後聽見的聲音。

-------
參賽者筆名:蔡小平
作品題目:萬聖節
簡介&參賽動機(100字內): 本身喜好推理以及恐怖文學創作,還希望能與大家相互切磋指教,由於恐怖文學在市場上接受度不大,因此很高興可以參加此次徵文。
參賽網址:(因先前部落格荒廢已久,因此將文章添加於此,如有誤放,請多見諒)

-------






欣賞本屆其他投稿作品,歡迎留言鼓勵你所喜歡的篇章:)

情書組: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101年,1+100個想你01:勇氣很想妳(作者:藍菲)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101年,1+100個想你02:洗髮精很想你(作者:涵)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101年,1+100個想你03:LINE很想你(作者:張亞琪)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101年,1+100個想你04:乃欣很想你(作者:乃欣)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101年,1+100個想你05:甜蜜很想你(作者:豁達)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101年,1+100個想你06:字跡很想你(作者:柚子)


微波組: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1:解不開的一句話(作者:楊搭撘)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2:綠膿(作者:小燕子)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3:危險的黑夜(作者:呆呆星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4:學校怪談(作者:華胥之女)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5:自導自演(作者:crossif)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6:自拍(作者:夜光杯)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7:戲不該絕(作者:梁涼)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8:畢業後的錄影(作者:綠洲墨)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09:殺人小丑,電影首映之夜!(作者:廣利)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0:好毛(作者:顧薰)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1:雪魅(作者:Dysis)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2:(作者:家沁)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3:萬聖節(作者:蔡小平)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4:翔翔(作者:蔡小平)純欣賞,不列入評選by 蔡依婕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5:換心(作者:言不語)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第七屆夏霏文學獎]恐怖電影16:砰(作者:whitepaper38)純欣賞,不列入評選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