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見過這麼沒禮貌的店員,改天一定要找他們店長投訴!」吃麵時,快遞哥哥越想越氣,忍不住說。


「不要這樣啦!我也不對!被DVD這麼一嚇,連手上有書都忘了,就忙著跑出店門。」說著,我喝了一口熱湯。


「什麼DVD?」


「一齣叫『猛鬼套房609』的鬼片。」


「很恐怖嗎?」


「也不是。但我想到我住的地方,剛好就是『文化路609號』……」想起來還是有點寒意,我忍不住多喝幾口熱湯。


「妳聯想力有點豐富耶!」快遞哥哥笑著說。


「哎唷!人家是『猛鬼套房609』我住的又不是『609號房』,沒事沒事!」喝完熱湯好像也補充了不少勇氣,我自嘲地說。


「那妳是住幾號房?」他問。


「好像是505吧。」我的房間應該算是最後一間才對。


「喔……」他若有所思地吃了一口小菜,咀嚼後安慰我,「那就不用擔心啦。」


「嗯!」他的安慰不是很有誠意,好像在顧忌些什麼。


「你想到什麼了嗎?」我問。


他看了我一眼,將碗底的殘湯一飲而盡,頓了頓,才說:「沒有啦!你們那排公寓的樓下的店家為了要騰出空間放貨品,都有隔出閣樓,做些挑高處理。……」


我很快地反應:「所以你是說,我們那層算是六樓……」


「也不能這麼算啦……」他對我的過度反應感到虧欠,「妳不是說妳是住五號房,別多想啦!……還有沒有要吃什麼?這頓我請。」他轉移話題地說。


他的話又開始撩起我好不容易平靜的情緒,我舉箸,並不安著。


他看我這樣,瞄了桌上的書一眼,靈機一動地說:「剛剛買的是風水書耶!回去以後擺一些避邪的東西,可以鎮鎮煞。」


「嗯。」我盯著風水書,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


看我無意繼續進食,快遞哥哥自告奮勇地說要送我回家。


其實租屋離這裡不算遠。他送我到樓下後,看我臉色猶豫,還是堅持送我上樓。我感於他的貼心,躊躇著該不該開口告訴他下午在房裡遇見的種種怪事。想著,不知不覺也到五樓的門外。我拿鑰匙開門,快遞哥哥站在門口,說要看我進了房門才安心。


我對快遞哥哥微微一笑,道聲晚安。托著疲累的步伐來到我的房門口,無意間抬頭看了一眼房號,卻楞下手邊開門的動作。


我下意識退了幾步,直到靠牆後才顫抖著聲音說:「09……我這間是609……」


「什麼?」原本站在大門邊的快遞哥哥衝了過來,隨著我的視線往門上看。


原本該標明樓層的數字片已經剝落,只剩下屹立不搖的數字「0」,和因為黏貼不牢,而從數字「6」倒掛成了危危欲墜的數字「9」。


如果一樓的夾層樓算一個樓層的話,我們這層不就是六樓?


快遞哥哥看了那個快掉下來的數字片,楞了一下,馬上對我解釋:「那是6不是9,不要亂想!」他很快地看了其他宿舍一眼,又對我說:「一、二、三、四、五,妳這間算起來是第五間,房東會忌諱四這個數字,所以妳的房號才會是6。妳住的是506,知道嗎?」


「嗯。」我無神地點點頭。


「今天晚了,很多店都關了。改天看有空帶妳去拜拜,讓妳心安一點。」快遞哥哥態度溫柔地說。


我下意識回:「我信基督,不能拜拜。」


「好!那我就帶妳去附近的教堂。妳先不要多想,早點睡,嗯?」他拍拍我的肩,為我打開房門。


看我還不想進去,他墊起腳尖,一躍,把那倒掛的「6」給拔了下來,交到我手上。「看是要叫妳房東把房號黏好,還是我改天來幫妳黏。總之不要多想了,有什麼事隨時打給我。」


「謝謝。」楞楞地,我看著手上金色字體的塑膠片。「你對我真好。」


「誰叫妳是我妹。」轉身離開的他,沒有停下腳步地說。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