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09/12/30,催眠師:夏霏
個案:善化高中 鏡月楓心 http://www.wretch.cc/blog/asd8219/31542744
技巧:情緒冥想 

12月30日,圖書館辦理的名家講座,請到作家夏霏。

然後,我們玩了一場催眠遊戲。
或許不該說它是遊戲,該當作一個嚴肅的話題。

若要我回答出我愛誰,基本上輕而易舉。
只是當催眠開始之前,我的腦中始終閃過一個很久沒有見面的同學的臉。
即使我知道我最愛的人不是他,但莫名的,他的臉始終浮現在我腦海裡。
而我也使盡全力將他甩出我的腦袋,找出我真正愛的人。

催眠,原始印象始終停留在一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的階段。
要說對催眠的印象,我想大概就是催眠者對著已睡著的被催眠者說當他醒來後他就是什麼那類可能早已套好招,或被催眠者醒著,而當聽到這個就會變成什麼什麼那類的「表演」。
這種類似的催眠,在我印象中而言,大抵上就是這些。
而夏霏的催眠,的確也很與眾不同,至少不會是老梗。

說真的,催眠如果不夠安靜,真的很難進入狀況,而心思如果不夠平靜,也很難進入狀況,就像我。
的確,那天催眠,我沒有進入狀況,整個人完全依賴想像力。
只是我有個問題,就是……我並沒有專屬於我自己的房間。
是的,一直以來都沒有。因此只好以我睡的房間做替代。

醒來,空無一人。
我很難想像,這樣的世界,一個人該怎麼存活下去?
如果是我,直接去自殺還比較快,但是!偏偏你又被上帝選中= =
嘖,為什麼都是上帝?而不是其他之類的神明?
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疑問XD

好吧,回正題。

世界末日,一個假日,當你睡到自然醒,醒來之後發現一個人也沒有。
此時上帝出現,他說你可以帶走三個人。

我選的三個人,是從小就養育我的--奶奶,以及我最親愛的,兩個妹妹。
不要問我為什麼,沒有理由,我就是想帶走她們,只因為--他們是我今生最大的依靠。

接著,殘忍的上帝告訴你,是連你三個人,請留下一個人。
我想了下,決定留下二妹,只因為,我知道她會懂我留下她的理由。
不需要言語,只消輕輕一個微笑,一個彼此心裡都有的默契,就已足夠。所以,我留下她。

最後,我真的猜中了,方舟上只有兩個座位。
我,要帶走誰?要留下誰?
我能不能留下我自己,讓最需要依靠的兩個人離開?
顯然,這個選擇,似乎不允許我這麼做。

我猶豫了,該留誰?該帶走誰?
最後,我決定,留下小妹。
我知道她也會懂,即使有時候她真的很不懂事,我也可以想像,她會恨我,我也可以想像,當留下的時候,那無助的眼睛所留下的淚。
即使我再不捨,也即使我想帶走的人再不捨,我相信,他們會懂。

是的!我決定,帶走奶奶。
因為她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依靠。
我不知道沒有她,我的生活該怎麼過;我不知道沒有她,我的日子要怎麼走;我不知道沒有她,我現在人會在哪裡?

是啊!我知道她對我來講一直都很重要,可是卻連一句對朋友都能輕易說出口的我愛妳都不曾對她說過。
好像都是這樣,跟你越親的人,你越容易傷害他,也越不容易表達你心裡的愛。
最後換來的,總是無止盡的後悔。

人的通病,就是這樣。
不到失去,不懂珍惜。

誰會知道下一秒你最愛的人會發生什麼事?
誰會知道下一秒會不會有誰突然就消失在你的生命裡?

時間不能重來的道理誰都懂,卻總是很少人懂得用這有限的時間去愛一個對你最重要的人。

催眠結束,從頭到尾,我沒有掉一滴淚。
對我來講,是極度不可思議。
因為我一直都沒有哭點,也很容易掉淚。
為什麼這個催眠,沒有辦法讓我哭?

或許,是潛意識告訴我,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也許我的選擇,就是這樣。

那一場演講,很精采!
啟示也不少,而我,一直都很珍惜這一段時光。

如果可以,請讓我一直陪她走下去,永遠。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