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爾生病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沒有在K書中心見到他,
所以我好長一段時間是自己搭公車回家的。

不管一個人坐公車還是和同學出遊,我總是習慣選擇第二排雙人椅的靠窗座位。

這是全公車最棒的位置,因為腳下是車輪,腳踩的地方是高起的,放腳非常舒服,
可以勉強滿足我特愛把腳縮起來的怪癖。

在公車上,我遇到他們。

那天我一上公車,幸運地坐到了那個舒服的寶座。我滿心歡喜地將自己塞進座位。

車上人不多,坐在我前面,也就是第一排雙人椅的兩個男生的談話便顯得有點大聲。

這兩個男生都很高,短短的頭髮顯得很有朝氣。

靠窗的男生皮膚很白,說話較斯文﹔

靠走道的男生就比較黝黑,聲音既大聲又有些粗魯霸氣,

不過他們的話題很有趣。

白皮男的手好忙,頭一直晃來晃去,

「你一包、我一包、你一包、我一包……。嗯,剛剛好。那接下來分這個。
你一盒、我一盒、你一盒、我一盒……,多了一盒是我的,因為是我去跟櫃檯要的。」

黝黑男發出怒吼:「厚!不公平!最好吃的被你多拿一盒走。你幹嘛不多拿一點啊?」

「就算我多拿,多的一盒還是我的啊。」白皮男很得意。

黝黑男不甘示弱,
「好,那我來分這個,你一包、我一包、你一包、我一包……。
厚,又多一包,量根本不夠嘛……。」

「給阿D好了。」

「好主意。」

我很好奇他們到底在分什麼,便偷偷摸摸地拉長頸子張望,

他們的包包竟然塞滿了麥當勞的沾料!

蕃茄醬、甜辣醬,竟然連最好吃的糖醋醬都有好幾盒!

他們剛剛在爭的「多的一盒」可能就是糖醋醬吧?

我心想,「拿這麼多是要擺地攤嗎?」

黝黑男竟然回頭對我說:「我家很窮,這些是要拿回去拌飯吃的。」

赫!他是有讀心術嗎?竟然連我心裡的問號都知道!

接下來就是一陣瞎扯蛋。

白皮男開始瞎掰他們的家庭狀況困頓,

每個禮拜只能勉強湊出一趟公車錢讓他坐到台北來,只因為台北的速食店很多。

他到每一家速食店去要沾醬包,好帶回家讓家人拌飯吃。

這也是他們家飯桌上唯一的菜「色」。

黝黑男則扮起現代孝子,胡說他媽媽得了一種怪病,只有吃麥當勞的沾醬才會好。

說著說著,還抹了眼眶裡不存在的淚水。

我對他們用心的瞎扯感到啼笑皆非,敷衍地為他們拍拍手,便繼續陷入我的沉思:
「凱爾到底怎麼了?已經半年沒有消息了,到底生了什麼病呢?」

那兩個男生似乎還不放過我,開始殷勤地向我搭訕起來。

黝黑男:「妳一個人到台北來幹嘛?」

我:「看書啊。」

黝黑男掏掏耳朵:「我有沒有聽錯?到台北來看書?」

我點頭。

黝黑男低頭看我沉甸甸的背包,總算相信。不過他又追著問:

「妳是哪裡的學生?幾歲?住哪啊?」

我微微笑了笑:「抱歉,江湖險惡,恕不奉告。」

黝黑男聽了撫掌大笑,「嗯!好一個『江湖險惡,恕不奉告』,真是有趣的女孩!」

他絲毫不介意我讓他吃閉門羹,反倒滔滔不絕地介紹起自己來:
「我叫阿義,O型牡羊座,今年十七歲,家住五股,興趣是唱歌和尬車。」

黝黑男轉頭指身旁的白皮男,「這是阿恩,他很悶騷。」

他自我介紹落落長,竟然只用八個字介紹友人,我和白皮男當場傻眼。

「我是阿恩。」白皮男阿恩倒也不囉唆,簡單地重複了阿義的話。

我禮貌性地朝他點頭。阿義看我反應不熱烈,又追加一句:「我現在正在徵女友喔。」

我心想與我何干?幸好我該下車的站牌到了,便匆匆起身,朝他說了句:「那加油吧。」

阿義對我突然起身離開的舉動有點錯愕,等他反應過來我已經下車了。

他慌忙把車窗打開,看我下車的站牌:「某某中學」,

便興奮地問:「妳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嗎?」

我笑而不答,駝著裝滿書的背包疾行。

開玩笑,我怎麼可以承認我唸這裡咧?他找上門我就麻煩了。

他見我越走越遠,又不死心地大喊:「妳不承認沒關係,阿恩也唸這裡,他會找到妳。」

我回頭,看見車上的阿義手上拿著我們學校的學生證揮舞,那應該就是阿恩的學生證吧?

我腦海裡瞬間閃過被糾纏不休的念頭,因為我們學校小到雞犬相鳴,要找人實在不是難事。

不過我唸直升班,和校外招考的高中部是不同大樓,要找到我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吧?

而且說不定他只是嘴上說說而已,我幹嘛當真?

更何況,我現在有喜歡的人。

我的幼稚園同學,阿杰。

好不容易隔了十年才相認的青梅竹馬,我說什麼都不會讓任何人阻撓我們。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