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隔天,也就是週一,我在校園裡撞見了阿恩。

阿恩排在我的前面,買了一罐蘋果牛奶,他結帳後,轉身,正好撞見排在他身後的我。

「妳果然是這學校的學生!」阿恩穿著我們學校高職部的制服,比我還吃驚。

我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跟他四目相對,根本來不及逃跑,只好對他笑笑。

手上拿了一罐和他一樣的蘋果牛奶,尷尬地站在原地。

「喂!十五塊!」櫃檯阿桑粗聲粗氣地催我,我才回神掏口袋。

「喏!十五塊!」阿恩倒是身手敏捷,一個劍步就幫我付了賬。

「謝謝。」我侷促地笑了笑,才從口袋掏出一張皺皺的紙鈔。

「算我請妳吧。」阿恩大方地說,然後端詳我沒身上沒有繡上名字的運動服,

「不過,妳得告訴我妳的名字,這樣我好交差。」

「交差?」我想起那個粗魯的阿義,原來他是認真的?

「你是好奇還是在幫阿義?」我問。

「都有。」阿恩笑笑,打開蘋果牛奶,斯文地插入吸管,喝了起來。

我頓了一下,「那麼這樣吧。我們既然同校,不如下次見面我再告訴你。」

阿恩點點頭:「好。一言為定。」

我搖搖蘋果牛奶,「一言為定。」

心想,開玩笑,我才沒這麼傻被你找到呢。

你我的教室在不同棟,相隔這麼遠,我不來福利社的話看你怎麼找到我。

當我正洋洋得意自己的計劃時,當天放學又在校門口遇到阿恩。

阿恩穿越人潮拍我的肩,我回頭,他微笑地要我告訴他我的名字,

我懊惱如意算盤失策,耍賴地只告訴他我姓夏。

「下回,下回見面我一定告訴你我的名字。」我說。

他倒也不無理取鬧,微笑地跟我說了再見便離開。

隔天我在操場又被他遇著,我懷疑他是否跟蹤我?

他看到我卻是一臉驚訝,盯著我的制服看了良久,才說:

「我一直以為妳是國中部的,沒想倒妳竟然是高三生……。」

我沒好氣地說:「有什麼好驚訝的?」

我們學校的運動服是國高部統一的,只有制服樣式不一樣。

我長得一副娃娃臉,昨天他又看我穿運動服,也難怪他會以為我是國中生。

阿恩笑說:「我又遇見妳了,這下子妳該告訴我妳的名字了吧?」

就算我不說,制服上也大剌剌地繡著我的名字,橫豎他會知道的,

我也就不賣關子地告訴他:「我叫夏蕾。」

「夏蕾。」他複頌一次,然後說:「我叫阿恩,A型處女座,我很悶騷。」

我聽了忍俊不已。

後來我才知道,阿恩不是悶騷,他其實直接,而且執著的很。他的好友阿義也是一樣。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