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自習,阿恩出現在我們教室門口。

「夏蕾外找。」

我一出教室,就看到阿恩。

我大驚:「你怎麼知道我的教室?」他指指制服上的繡字,我才恍然大悟。

「什麼事?」我故作鎮定。

「我要妳的電話號碼。」阿恩不及不徐地說。

「是你要的還是你幫阿義要的?」我問。

其實不管是誰要我的電話,我都沒什麼意願給。這樣問不過是拖延戰術。

「都有。」他沉吟了一會,「既然我們會認識,就代表一種緣分。不是嗎?」

哇咧!這麼老套的話虧他講得出來,我真服了他。

我想到一個刁難他又不失卻我的風度的詭計。

我說:「既然你這麼有毅力,那麼我們每一次見面我就告訴你一個號碼吧。
等我們真的那麼有緣,見了八次,你就可以蒐集到我的電話號碼,你覺得如何?」

「好。」他倒也乾脆。

對於他的乾脆和自信,我倒感到不適應了。

總覺得我好像成了他們的囊中物,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算計之內似的。

果不奇然,下一節下課他又出現在我們教室門外。

「說吧,第一個號碼。」他老神在在的說。

然後下一節下課。

「說吧,第二個號碼。」

然後下下節下課。

「說吧,第三個號碼。」……

我完全沒想到他來這招!

我們倆教室不同棟,從他的教室到我們教室用跑的至少都要五分鐘,
他竟然不辭辛勞,每堂下課都這樣跑來,我徹徹底底服了他。

還不到午休,我就告訴他我家電話。

為了避免被騷擾,我採用消極的預防措施:
「不過,你拿了電話可別亂打,我只有週末有空講電話。」

「沒問題。」他還是一樣的乾脆。

就在週末,我接到「他們」的來電。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