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織音離婚的那天,勝凱這麼說:

「沒辦法,她堅持要離婚,連東西都沒收就跟外面的賤男人走了,

離婚協議書就放在梳妝台,用那枚戒指壓著。」

「所以你也不知道她去哪?」

「嗯。昨天還好好的,她最近回家時間都很正常,

也不見她講什麼秘密電話,不知道她跟那男的怎麼搭上線的?

我除了要執行手術和看診外都盯著螢幕看,實在看不出她有什麼異狀啊!

沒想到她說走就走,只留了一張離婚協議書和滿屋子她的衣物。」

「會不會是她發現你監視她?」紀東說。

「有可能。」

「唉!勝凱,我不是早跟你說她不可靠嗎?

不要太沮喪,你還會有一個女人的。」

「誰?你說你嗎?」勝凱故意昵著紀東,

「我曾想過,如果你是女人,我應該會愛上你吧!

憑你這麼細膩又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你不濫情!」

紀東被突然欺近的勝凱嚇了一跳,「哎!別開我玩笑。」

「其實像你這樣也好,沒女友就不會有煩惱!

我雖然比你早結婚,還不是落得這番下場。」

「不要沮喪嘛!」

「對了,我明天帶小布丁去給你看,他最近怪怪的。」

「嗯,好啊!」

說巧不巧,就在和紀東抱怨完的隔天,勝凱就在紀東的動物醫院裡邂逅了淑瑩。

「說起來,你算是我們媒人呢!」

勝凱說:「她是我第二個女人了,希望我們可以天長地久。」

「真難得你還這麼相信愛情!」

紀東不會忘記那夜勝凱的調侃,「如果我是女人……」

勝凱的語氣聽來像是在調情,讓紀東心頭小鹿亂撞。

「如果我是女人,勝凱就會愛上我……」

那晚之後,紀東總忍不住浮起這個念頭。

好幾次碰到勝凱陪淑瑩帶狗狗來檢查身體時,嫉妒之心便會油然而生。

淑瑩不若織音美麗,個性又聒噪潑辣,真不知勝凱是怎麼看上她的。

「如果我是女人,我絕對不要成為像淑瑩那樣的女人!」紀東心想。

紀東曾將想過去變性,畢竟自己從心理到個性都陰柔至極。

但紀東不愛女人,他甚至覺得女人的體態很噁心。

皮膚滑滑軟軟的,跟蛆的觸感有什麼兩樣?

他討厭女人的聒噪、不理性、歇斯底里、強詞奪理、貪小便宜,

縱使他的個性不是如此,這社會對女人的歧視依舊存在。

紀東是家裡的獨子,他絕對不會去變性,要也是等家中二老先走了再說。

紀東算出勝凱這輩子會有兩個女人,

沒告訴勝凱的是,勝凱其實會有三段戀情,只是其中一段不會有結果。

紀東知道,那一段,就是自己對勝凱的感情。

紀東在補習班時就為勝凱擋掉許多桃花。

勝凱會收女孩子給的小禮物,但女孩們一旦提出進一步交往的要求時,

勝凱便會摟著紀東說:「他才是我的真愛!」

剛開始紀東把勝凱的舉動當作是玩笑,

但後來連自己都快搞不清楚這玩笑的真偽了。

紀東只知道,每當勝凱摟著他的時候,自己的心裡會泛起一絲絲甜甜的感覺。

那就是愛嗎?紀東真的不清楚。

紀東無法抗拒勝凱的魅力以及一切請求。

紀東為勝凱找來黃金獵犬,只因為織音想養;

紀東為勝凱找來紅貴賓,只因為要送淑瑩。

紀東為小絲打疫苗、張羅狗食,

帶小絲去植入監視晶片好讓勝凱方便監視淑瑩……,

這些都是紀東心甘情願的。

他只要看到勝凱的笑容,就夠。

他一直以為總有一天,勝凱會看見他的付出。

只有他,能夠解開勝凱「一生只有兩個女人」的魔咒,和勝凱能夠白頭偕老。

這樣的願望奢侈嗎?

紀東覺得,只要能和勝凱在一起,花光一輩子所有的積蓄和時間,他也願意。

不過說起來,勝凱好像好久沒來動物醫院,

就連淑瑩那狗癡都不來醫院走動了,不知道他們兩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結婚?」紀東從海音口中得知勝凱娶了淑瑩,驚訝不已。
「幹嘛這麼驚訝?他們不都已經訂婚很久了?

詹醫生都把他前妻的定情戒指送給趙小姐了,這段感情不會是玩玩的啊!」

「你怎麼知道這回事?」

「昨天我去參加我同學的喜宴,正好看到在同一間飯店辦婚禮的詹醫生。

我跟你說,那菜色真是豪華,有……」

海音正要開始八卦,卻看見紀東一臉痛苦:「醫生,你還好吧?」

「勝凱他為什麼沒發帖子給我?」紀東難過地說。

「啊?你沒拿到帖子?怪了,我明明放在桌上的啊!」

海音走到櫃臺,從一疊廣告信件中抽出喜帖,

「難怪你不知道他們的婚禮,

我以為你和詹醫生這麼好,他應該會親自通知你知道才是。

你知道嗎?他們在婚宴上還特別提到你耶!

直說他們能夠認識,你是大功臣!」

紀東接過喜帖,瞪了海音一眼,一言不發地走出門。

「怪了,我做錯什麼了嗎?」海音不得百思其解。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