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霏
如果說,我先遇見的是你,那緣分會有什麼改變?命運卻從來不解釋答案。

我們的相遇,是從學校舉辦的社長研習營開始。


那年,我們都是大二。同組的我們,時常一起打飯、搬桌椅,你時常幫我忙,卻從沒和我說過話。我開朗又健談,身邊常圍著許多談笑聲;而你卻老是窩在角落,沈默地撥弄吉他。忘了是誰提議說要玩「真心話大冒險」?我起鬨邀你一起來玩。那晚,幾乎所有人都被套出「有沒有喜歡的人?」、「初吻是什麼時候?」我和你卻都因為運氣好,逃過被逼問的命運。後來,你順路送我回寢室休息,一路無話的你,卻在我說了晚安之後,問了我一句話。


「那……,妳也有喜歡的人嗎?」你問我,卻比我還害羞。


我笑了。想也不想便脫口而出:「有啊!我暗戀的人,也在研習營裡喔。」你問我是誰?我告訴你是另一個社團的學長。你聽了,訥訥地說會替我守密。


在那三天的營隊裡,白天,你幫我為學長偷偷加菜;晚上,你聽我說學長的點點滴滴。營隊結束那天,我央你為我和學長照相。你遲疑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照片洗出來很模糊,我很生氣!


我來不及找你興師問罪。因為你上成功嶺受訓,我們根本碰不到面。可是你卻每天從成功嶺寫信給我,還寄了親手做的風鈴當我的生日禮物。「因為出門很趕,只帶了妳的名片。」你說。粗神經的我竟然相信你的話,壓根沒感覺到你對我的情愫。


開學後,你仍然持續寫信給我。有時是你創作的歌詞,有時是札記。我覺得怪,明明社團辦公室又不大,卻老是遇不到你?學校舉辦的舞會裡,好不容易看見了你,你卻遠遠看到我便跑開。我想你大概很忙吧?這場命運的舞會,少了你,卻讓我遇上我喜歡的學長。學長大方地邀我跳雙人舞,讓我聽到自己擂鼓的心跳。學長問起我營隊時拍的照片,我不好意思地跟他說拍壞了。學長卻說沒關係,照片再拍就有了。從那天起,我和學長開始通電話、相約吃飯,因為很談得來,自然而然成了男女朋友。


和學長的戀情很幸福,幸福到幾乎忘了你。有天打開信箱,赫然見到一堆你的信。你在信裡說你第一眼就喜歡我,然而,粗神經的我卻毫不顧忌地向你訴說對學長的情意。你故意拍壞照片,以為暑假裡親手做的禮物和每天一封信可以打動我,你很後悔沒有早點對我告白……,不知道現在說還來不來得及?


我很訝異你的坦白,但還是回信拒絕了你:「對不起。我真的很喜歡學長,也祝你幸福。」後來,我再也沒接過你的信。


我和學長交往了兩年,直到學長畢業才分開。一年後,我在畢業典禮上碰見你,你已經不是我熟悉的模樣。留了長髮、蓄了鬍子,看起來滄桑許多。你問我過得好不好?我回答你很糟。「我和學長分開了。」我說。


你聽了並不訝異,「妳知道嗎?我一直在等妳。和我在一起吧。我會保護妳的。」


我還是拒絕了你,告訴你,即使分開了,我仍舊深愛著學長。你理解地笑了笑,「就像妳離我一個宇宙那麼遠,我還是喜歡妳一樣。」


我無奈地笑了。誰叫我和你都那麼固執,固執地愛著某人,固執地選擇沒有邊際的等待。我們愛情的位置,都不是空了就可以隨便找人填補的。就像愛上海洋的星星,寧可等待黑暗降臨時,在海面上看見自己守候的倒影。即使這樣的等待,如此漫長而孤寂……

【2011/04/16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READING/X4/6276580.shtml

延伸閱讀:http://www.wretch.cc/blog/fay88&category_id=107963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