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凱將昏死的淑瑩拋棄在渺無人煙的郊區,趨車回到家。

「不好意思,我忘了帶鑰匙,你可不可以借我備份鑰匙?」勝凱對警衛說。

「詹醫生,你剛剛不是才回來嗎?怎麼,出門忘了帶了啊?」

「是啊。麻煩你囉。」

警衛取出備份鑰匙,友善地對勝凱笑了笑。

「謝謝你。」勝凱接過鑰匙,轉身要走,被警衛叫了住。

「醫生,之前你有同事來找你。」

「喔,我知道。謝謝。我晚點把鑰匙拿來還你。」勝凱頭也不回地上樓。








勝凱走進屋裡時,浴室正傳來沐浴聲。

勝凱好整以暇地坐在客廳沙發,用遙控將環繞音響轉了開。

愉悅的圓舞曲從音響傳進浴室,浴室的水聲漸歇,

「淑瑩嗎?」裡頭的人問,勝凱沒答話。

幾分鐘後,浴室的聲音停了。那人從浴室走出,關燈,來到客廳。「淑瑩?」

「嗨!勝凱!」坐在沙發上的勝凱舉起手朝那人打招呼,那人驚得楞在原地。















坐在沙發上的,是勝凱;洗完澡出來的,也是勝凱。

















「怎麼?看到自己這麼驚訝啊?」坐沙發上的勝凱說。

「你是誰?」洗完澡的勝凱問。

「我是你啊!」

「你到底是誰?怎麼進來我家的?」

「哎唷!你怎麼這麼兇?我以為你看到我會說:『哇!好帥喔!』

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反應!」












「說,你到底是誰?」洗完澡的勝凱朝後摸了摸,偷偷尋找可以攻擊對方的武器。

「我想,你得修正一下問句。你應該問我:『你以前是誰?』才對。」沙發上的勝凱說。

「你以前是誰?」勝凱摸了個空,正在心理盤算如何肉搏對方。

坐沙發上的勝凱詭異地笑了笑,「你猜呢?」

看到與自己長相一模一樣的人竟然在沙發上意圖不明地笑,勝凱感到毛骨悚然。











「你、長、得、很、好、看。」

坐沙發上的勝凱一個字一個字地說,「猜出來了嗎?」

「紀東?」

「賓果!真是聰明的勝凱!」坐沙發上的勝凱撫掌大笑。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

「我才該問你怎麼會對我這樣呢!」












坐沙發上的勝凱突然站起,

「你再婚幹嘛不通知我?度蜜月也瞞著我,你知道你這樣讓我多傷心?」

「我有通知你啊!」

「送張喜帖來也算通知?憑我們的交情,我以為你會當面告訴我!」

「我為了籌備婚禮很忙,所以……」

「所以忘了我這十幾年的好友?」












他離開沙發漸漸逼近穿著浴袍的勝凱,

「還有,你最近都不帶狗來醫院,是不是也在躲我?」

「不是!是因為小絲和小布丁都……」

「我不管牠們怎麼了,難道我們之間只剩畜生的健康問題嗎?你不能專程來看我嗎?」

穿著浴袍的勝凱看著對方盛怒的模樣,覺得詭譎至極。








「我一直都知道你在利用我,

從補習班開始就拿我當擋箭牌,

大學的時候要我幫你騙織音,

後來又要幫你照料小布丁、找人幫小絲動手術……。

我為你做了這麼多你都沒看見嗎?你到底想利用我到什麼時候?」

「紀東……」

「你知道我有多迷戀你?我想你想到巴不得每天都能看到你、聽你的聲音。

我真不明瞭那個叫淑瑩的女人有什麼好?你寧可選她也不會要我?」

「紀東,我愛的是女人啊!」










「可是我愛的是你啊!」

他情緒激動地哭了起來,

「你看,我為了你動手術,變成你的樣子、你的體態、你的聲音,

我全身上上下下都複製著你的模樣,從面孔、到身材、到聲帶……,

我有哪一點不像你?我愛你愛到想要變成你啊!」

「我……」













「你曾經說過你不明白為什麼有會花錢去整型,

其實一般人也不能明瞭你為什麼花大把的錢掌控你情人的行蹤。

每個人都會有想要追求的東西,有些人想變成明星的模樣吸引他人的目光。

而我的偶像是你,我這輩子最羨慕的、最愛戀的,就是你!勝凱,你知道嗎?」










「紀東,你冷靜點!」

「勝凱,請你接受我。我細心、體貼、不濫情。我不會背叛你,更不會……」

「紀東,你不要為難我。」

「真的毫無轉圜?」

勝凱搖搖頭。

「那麼……」

紀東突然抿了嘴,將手伸進口袋,拿出另一支針筒用力地朝勝凱的胸口刺去。

勝凱閃躲不及,胸口遭刺後「砰」地倒地。













「這世界上只能有一個勝凱,愛我的那一個。」

偌大的客廳裡,臉部還有些紅腫的勝凱看著地上口吐白沫的勝凱,吃吃地笑了起來。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