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海音為動物醫院拉開鐵門,卻一整天不見紀東的人影,

打電話也不接、紀東家也不知紀東的去向。

海音覺得納悶,只好將鐵門半拉,在門上貼著

「今日醫生外出,除看診外一切如常」。

海音在醫院裡守了一天,一直到醫院打烊,海音才接到紀東打來診所的電話。

「海音……」紀東的聲音聽起來醉醺醺的。

「醫生,你去哪啦?今天診所好多人來……」

「海音……,我要把診所結束掉了。」

「啊?為什麼?」海音想到自己即將失業加上失戀,便感到惶恐。

「勝凱他結婚沒通知我……」紀東沒頭沒腦地說。

「詹醫生有拿帖子來,我忘了把他轉交給你,是我的錯。

不過沒吃到喜宴也不用那麼難過吧?」

「勝凱他搬家了……,我找不到他……」

「你確定?他只是出門吧?」

「我在他家樓下守了一天,都沒看到有人出入。連狗影也沒見到。」

「你打他手機了嗎?」

「打一整天都沒人接。」

「他工作的醫院呢?」

「他沒排班。」

「那就奇怪了,應該問得到的啊。」

「我不知道……,勝凱不帶狗來醫院,我還開著幹嘛?收掉算了。」

「醫生,我知道你和詹醫生是十幾年的好朋友,

但詹醫生會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苦衷,你千萬不要妄下決定。

你知道嗎?還有很多動物需要你。」

「可是我只需要勝凱……」

「你……」

雖然海音老早就懷疑,像紀東這麼優質的男人遲遲不交女友一定別有隱情,

沒想到她的情敵竟然是紀東的好友-詹勝凱!

難怪每次勝凱來紀東都特別高興,而看到淑瑩手上的戒指時卻又表情複雜。

這次聽到勝凱再婚、失蹤才會這麼一獗不振,

就連「想收掉動物醫院」這種話都說的出口。

「醫生,你冷靜點聽我說,

說不定他們只是出遊而已,沒道理昨天才結婚今天搞失蹤的啊!」

「不……他是在躲我!」

紀東無力地說:

「因為我跟他說過他的戀情不會長久,

他一定打從心裡認為我在詛咒他的婚姻!

一定……一定是的……

可是我沒有那個意思……妳知道的……」

天啊!紀東耍起情緒來還真像個女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那麼善良,他又是你最好的朋友,

你怎麼可能詛咒他呢?對不對?

跟我說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海音耐著性子安撫。

「喀!」手機突然傳來掛斷的聲音。

海音楞了一下,隨即猜想到紀東可能去處。

她從櫃臺抓了車鑰匙衝出醫院,發動機車,確定鐵捲門鎖好後,離開。

勝凱的住處樓下,紀東瑟縮的身影像隻無助的小狗。

「醫生……」海音將車停在紀東面前,紀東無動於衷。

海音看紀東這樣,很心疼。「紀東……你別這樣。」

「海音?」紀東緩緩抬頭,臉上淚痕滿佈。

「唉!」

海音將機車停好,蹲到紀東的身邊,像摸狗狗一樣地安撫著他:

「不要亂想,詹醫生不會棄你不顧的。」

紀東一聽到海音提到勝凱,哭得瘖啞的嗓子又開始啜泣。

海音只好掏出面紙為紀東拭淚,她從未看過紀東這麼脆弱。

「你在這裡等我,我去問問。」

海音不愧是雙子座,思路清晰敏捷,她不像紀東,遇到挫折只會坐以待斃。

海音走到警衛室,向正在吃餅乾的警衛開口:

「你好,我是詹醫生的同事,

他今天沒來醫院上班,我們打他家電話和手機都找不到他,

請問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妳是說那個心臟科權威的詹醫生嗎?」

「是的。」

「他前天結婚,昨天一早就帶他老婆去度蜜月啦!他沒跟醫院請假嗎?」

海音瞄一眼警衛正在吃的餅乾,警衛大方地遞給海音幾包小餅乾:

「這喜餅就是詹醫生送的,來幾塊吧!」

「不了。」海音擺擺手,「請問你知道他們要去多久嗎?」

「聽說是兩個還是三個禮拜。我也忘了,總之要去滿久的。

妳也知道,醫生嘛!平常賺這麼多又沒地方花……」

「他們去哪裡呢?」

「好像是什麼加什麼海的,喔,對啦,說會坐郵輪去玩。」

「加勒比海?」

「對對對!就是加勒比海!聽起來很像餅乾的名字喔?」

海音微笑,道謝,將得到的消息轉告給紀東。

「真的,所以他不是在躲我?」紀東眼底燃起希望。

看紀東終於停止悲傷,海音也高興:

「當然不是囉!他一個月內就回來了,你耐心等,時間過很快的。」

「海音,明天開始妳不用來上班了。我等下拿遣散費給妳。」

海音錯愕,「什麼?」

「妳別誤會,不是妳做得不好,只是我這個月另有打算。」

「這個月?那休診就好啦!不要把我遣散好嗎?」

海音一想到被紀東趕走就難過。

「好,那就休診。我一個月後回來。」紀東接受海音的提議。

「你該不會要去加勒比海找詹醫生吧?」

紀東笑,「妳說呢?」

看紀東剛剛情緒化的樣子,很難保證他不會做出這種事。

「總之我一個月後會回來,妳看到我時別太驚訝喔!」

紀東對海音眨眨眼,

「還有,兩個禮拜後妳開始打電話給淑瑩,請她帶小絲和小布丁來身體檢查,

跟她說最近狗狗的傳染病很嚴重,一定要帶他們來打疫苗。記得喔!」

海音猜不透紀東的用意,不過回想起來,淑瑩確實很久沒帶狗狗來醫院了。

「我會的。駱醫生,你打算……」

「別問這麼多。期待我回來的日子吧!呵。」

紀東突然站起,招了輛計程車,輕快地離去。

海音對於紀東情緒突然的轉變,感到不可思議。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