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霏 圖/想樂
你騎車載我回家,路上對我說:「我們分開好不好?我最少要離開五年,因為不忍心讓妳等我這麼久,所以,我們分開好不好?」你的語氣好溫柔,像是商量,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

如果愛情有學分,我想,我被你整整死當了五年。

撫摸著你送我的戒指,你的話言猶在耳:「妳知道為什麼結婚戒指要戴在左手的無名指嗎?」我搖搖頭。你從絲絨盒子裡取出別致的純銀戒指:「那是因為,左手無名指有一根血管,直通心臟。套住它,等於套住對方的心。」你溫柔地說著,為我套上了戒指。

生日那天被你套牢
說再見卻永遠不見

那天是我的生日,也是從那天起,我的心被溫柔體貼的你完完全全套牢。

我們在一起的那天是十一月十四日,分手的那天是五月十三日;第一次的約會電影,坐的位置是八之六和八之八;每個月,我們都會藉由各系舉辦的「校園傳情」,送對方一份小小的禮物……這些交往的細節,即使是多年後的現在仍歷歷在目。回憶就像重重加密的檔案,刪不去也難以覆寫,永遠都像剛剛才發生的事!

還記得五月十三日那天,你騎車載我回家,路上對我說:「我們分開好不好?」因為你即將畢業,離開我們的母校,去當兵、出國念書、實習……「我最少要離開五年,因為不忍心讓妳等我這麼久,所以,我們分開好不好?」你的語氣好溫柔,像是商量,我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淚水阻塞了我的話語,我鬆開環在你腰間的手,用手指輕輕捏著你的衣角,怕被你發現我正在顫抖哭泣。下車前,我慌忙抹乾淚水,努力裝得像平常一樣,笑笑地和你說再見。

卻從此,和你不再相見。

愛情學分死當五年
命運捉弄無法重修

就是從那天起,我的愛情學分,被你整整死當了五年。我以為時間會沖淡一切,但沒有。從你為我套上戒指的那刻,就像在我心裡播了一顆種子。你不在我身邊,思念卻沒有停止蔓延,反而層層密布我的心房,照不進一縷陽光。

覺得你沒有「說分手」,所以我始終阿Q地想著我們仍是戀人。這五年,我沒有辦法愛上任何人,每天走在路上,觸景傷情地哭泣。也曾試過和別人約會、旅行,卻在他們的臉上想起你的表情。我固執得像化石一般,你隨口的諾言,成為我風蝕千年的等待。

五年的期限到了,你仍沒有回來。我整理著你在分開後寄給我的信,竟意外發現,兩年前你當兵的營區,就在我現在的宿舍附近;你結訓沒多久後,我剛好考到附近的研究所;我搬來你當兵的城市時,你已經前往英國求學。命運捉弄著我們,讓我的愛情學分遲遲無法重修。

也罷。這或許就是我們難以抹滅的緣分吧!

我決定摘下你為我戴的戒指,想在沒有你的日子重新出發。卻發現,戒指在我指間留下白皙的、深深凹陷的印痕。摘下戒指後,那圈印痕卻如同隱形的戒指,仍固執駐守在無名指通往心臟的關卡上,不肯退役。

呵,我想我的愛情學分,可能得繼續死當下去……

【2011/05/28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READING/X4/6363971.shtml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