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嘉義的第一天,真空般的靜謐竟然讓我無法成眠!只因太過清楚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住在台北太久,從沒好好正視發自我軀體的聲音:心跳、呼吸、呢喃、夢囈、吞嚥口水的聲音,竟然在闊別城市後變得如此巨響。我的故鄉在台北,卻在嘉義鄉間找到歸屬感。這樣的矛盾讓我困惑且驚喜良久。

來到嘉義求學,這個我一輩子沒來過的城市,一頭栽下竟然就是嘉義的鄉下。自然的美景毫不保留地向我展示,震懾我一如必然的炫耀。這裡的景緻白日晚間截然不同,幾乎令我臆想這該是個雙重性格的城市。白日的竹林蔥綠地像隨時有俠客竄出,至於入夜,竹林葉片嘯嘯,無異是台式鬼怪片的極佳場景。稻苗青嫩,像理著三分頭的中學生,英氣勃發﹔至於稻浪則身段搖曳,款擺著金黃的身軀令人著迷。怕曬的鳳梨戴著黃色小盤帽,甚為可愛的模樣是農家體貼的呵護。熟透的荔枝是沿路懸掛的風鈴﹔筆直的甘蔗是夾道歡迎的衛兵﹔經過六月的芒果大道則要小心成熟落地的流彈攻擊。

景緻遵照時序變異,不只是日夜之差,季節也在此展現它的善變。入冬可以整季不下雨,不過露水總是全年無休。冬季的日夜溫差有如換季,可以從中午的三十度降到到入夜的七度。夏日恆常是熱的,陽光燦爛捨不得壞心情。午後的陣雨總是突如其來,暴躁地下個一小時便歇。是誰按錯了音響?雷聲像破表的喇叭轟地吼出,閃電在平原上突然開燈閃目。蛙聲蟬鳴都低調地交談,體貼我創作閱讀時需要的寧靜。我曾在前院看過一隻螢火蟲,後來它指引我到更深的樹林參加它們的螢光派對。這裡的步調很慢,慢到剛好可以聽到自己的吐納﹔這裡的土壤肥沃,肥沃到足夠滋養我的性靈創作。我自以為適合都市的身軀竟然在此找到歸屬。這裡不是我的故鄉,這裡將是我的故鄉。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