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要過了農曆年,才覺得一年總算結束。每年農曆初一,我總在小筆記內寫下新年願望,雖然甚少實踐,卻儼然成為一種新年儀式。今年,我在筆記裡寫上:每天寫作,不許偷懶。

寫作一直是我生活的一部份,然而我的寫作量一直不穩定,有時一天寫上萬字,有時發懶個兩三天不動筆。去年有人統計一些作家的寫作量:胡適一天六百字、吳淡如一天兩千字、九把刀一天八千字……,我的寫作篇幅、數量不亞於一些作家,然而寫作量不穩定卻是邁向職業寫手的大忌。我突然靈機一動,想出每天寫滿一張日曆的好主意,一來環保,再者也可以控制寫作篇幅。我撕了一張日曆信手寫來,卻在落筆的當下受到震撼。

日曆是如此地薄,比任何紙張都輕薄,也因為薄,掛在牆上的三百六十五個日子竟然不如一本精裝書來得厚重。日子那麼薄,我們卻總將情緒看得太尖銳沉重﹔回頭看那些當時左右我們情緒的喜怒哀憎和毀譽,不過如同蟬翼般輕薄,那麼當初是為何執著,為何計較呢?日子不過是這樣,輕如鴻毛,何必要讓一些不順遂將自己逼入絕境呢?有的時候,我們會將他人的不幸看得太輕,以致於落井下石地責難或批評﹔然而,我們卻常常將自己的不順看得太重,以致於自艾自憐自殘自殺。不知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我們的人生就是一本日曆。我們所看重執著的那些日子和考驗就像定好的假期節日,該來的就會來,過了就該撕掉揉去。不會有人將過期的日曆留著,我們卻往往蒐藏發黃的不堪往事來折磨自己,這豈不矛盾?我在初一的日曆紙上寫下期許:認真生活、認真寫作。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重量都是等同的,不必太自憐過去,也不要空談未來,至少我可以決定當下所為:我可以更快樂地過,讓今天,成為記憶中愉快的昨日。

2005/02/25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