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懷裡的亞亞可沒這麼好受。

亞亞已經刻意將注意力放在正在演唱的燕姿身上了,

那道不友善的目光仍舊緊緊地盯著她不放。

亞亞閉上眼想分辨目光所在的位置,卻感到對方在她左右兩旁快速竄動。

到底想幹嘛啊?

亞亞很不高興。

昨天已經夠倒楣了今天又來了個這麼不舒服的感覺,是怎樣啊?

亞亞突然想到聲音,如果聲音在的話,說不定可以提供她解決的辦法。

聲音幾乎無所不知,每當亞亞有煩惱,聲音總是可以兩三句話就排解她的疑憂。

「畢竟我是資深天使了嘛!有啥難得倒我呢?」聲音總是自信滿滿地說。

雖然很想吐槽聲音,剉剉它的銳氣,

但它實在太可靠,可靠到亞亞一天不找它說話就會渾身不舒服。

如果聲音現在在的話……

「我竟然沒有調頭 最殘忍那一刻」
「靜靜看你走 一點都不像我」


聲音休息了快一個星期,也該回來了吧?

這些天聲音去哪了呢?

跟了另一個看了那本書的人嗎?

還是它回天堂渡假去了?

那天聲音說它累了,說它要消失,亞亞以為是情緒話所以沒有安慰它,也沒有做任何慰留的動作。

亞亞很後悔,不,是後悔極了。

更何況聲音走了之後,她幾乎忘掉的童年夢魘又找上門來,

那些不屬於這個空間的呢喃怪聲,總是在她和藍鑫相處時突然出現叨擾。

不論亞亞想靜下心來跟它們溝通,或是乾脆置之不理,都無法讓它們的嘴巴閉上。

如果和聲音相處時多問一些解決的方法就好了……。

唉!亞亞想到,後悔又加深了些。

「原來人會變得溫柔 是透徹的懂了」
「愛情是流動的 不由人的 何必激動著要理由」


聲音就這麼不聲不響地走了,連去哪裡,要去多久都沒說。

亞亞想,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讓聲音不高興?

還是……

「人類原本是天使,想要飛翔的話就必須戀愛,

只有真正和所愛的人牽手擁抱,才能讓兩個人的單翅茁壯,一起飛翔。」

有一次,聲音這麼說,

「當然,愛的形式不只有戀愛一種。

妳父母愛妳,妳卻感到沉重窒礙,那是因為他們的翅膀太大太重,支配了妳原本想飛的方向。

妳得找一個頻率對的人,才能飛得又遠又穩。」

藍鑫不就是了嗎?

當初不也是你跟我推薦藍鑫的,為什麼我找到了,你反而離開我呢?

亞亞怎麼也想不透。

聲音一直以來都陪著她分享快樂憂愁,現在她幸福了,聲音就走?

這是什麼遊戲規則,聲音怎麼從來不說?

「相信你只是怕傷害我 不是騙我 很愛過誰會捨得」
「把我的夢搖醒了 宣佈幸福不會來了」


「是……愛嗎?聲音愛我?」聽到歌詞,亞亞好像腦袋被敲了一記。

「用心酸微笑去原諒了 也翻越了 有昨天還是好的」
「但明天是自己的 開始懂了 快樂是選擇」


亞亞選擇了藍鑫,所以聲音才離開,是這樣嗎?

是嗎?

亞亞感到暈眩了。

藍鑫察覺到亞亞不對勁,「亞,妳怎麼了?」

「我不舒服。」暈眩伴隨著噁心感,湧上她的喉頭。

「好,那我送你回去。」

「嗯。」

藍鑫扶著亞亞離開,當他轉身的時候腳好像絆到什麼。

他不以為意地將亞亞拉到懷前走,亞亞揉著發疼的太陽穴,突然身體一震……,

是的,就是後面!

盯著她看的那人就在她的正後方!

亞亞微微偏頭看。

「怎麼了?」

「看我的那人就在後面……」

亞亞和藍鑫以最快的速度回頭看,

亞亞什麼都沒看見,藍鑫卻看到一幕他忘也忘不掉的畫面……。

剛剛他們站了一個多小時的地方,躺了一個女孩,

血絲密佈的雙眼正盯著他倆不放。

女孩,正是昨天躺在血泊裡的,那一個。


藍鑫目瞪口呆。

「聽說昨天在隧道發生車禍,有一個女生死掉了。」

「我認識她,她是我們家族的人,特地和她男友從苗栗騎車上來看演唱會的。誰知道才剛到台北就……唉……」

亞亞聽到旁人的話,原本失去血色的臉又更加蒼白。

她奮力抓住藍鑫的袖子,才沒讓腿軟的自己跌在地上。

那對話藍鑫也聽到了,他的後頸像是被蜈蚣爬過似的又癢又麻,

再往剛才他們站的方向看去,那女孩已經不見了。

要是亞亞知道剛剛一直在看她的,就是昨天意外死亡的那個女孩,

而且剛剛還一直躺在她的腳下,亞亞豈不是會崩潰?

「亞,我們快走。」藍鑫半扶半抱起亞亞加快腳步離開。

「相信你只是怕傷害我 不是騙我 很愛過誰會捨得」
「把我的夢搖醒了 宣佈幸福不會來了」

這晚,藍鑫和亞亞各自懷抱著沒有告訴對方的理由,夜不成眠。
--
夏霏作品:http://www.wretch.cc/blog/fay88
無名bbs看板:SD_fay88
已出版小說《虹色舞台》http://0rz.net/450XX
圖文書 《怪咖告解室》http://0rz.net/a40W0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