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後的黃昏,他背著光,站在彩虹的尾端。

昂立的短髮下,薄薄的耳殼透著光,穿著黑色背心的他,臂膀裸露著。

他背著光,周身鑲著彩虹光影,臉龐和身軀的輪廓都鑲在彩虹裡。

天空最美的景象同時出現:

遠方的彩霞映著璀璨的虹橋,美麗且神秘,我有些目眩神迷。

他緩緩朝我走來,我伸出手擋著光,想看清楚他的表情。

他應該是笑的,跟我一樣地笑。但他背著光,我無法確定他的神情。

他緩緩走近,從皮影戲般的剪影變得漸漸立體。

十步、九步,他越走越近。

八步、七步、六步,他即將顯影,成為我篆刻在腦海中的記憶。

五步、五步、五步……,

還來不及向前,我的眼前便一片模糊。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我的眼睛…


「又來了!」

我「呼」地翻開棉被,張開眼睛,視線緩緩清晰。

轉動眼球看了四周,嗯,我還在自己的房間裡。

「又是這個夢!」

我瞪著天花板,自個兒生悶氣。

每次都是這樣,緊要關頭就醒過來,夢了那麼多次也沒辦法清楚看見對方的臉。

這個夢從我高中最後一次模擬考後就來報到,一周一次,規律得很,從不遲到。

我以為是聯考焦慮所引起的怪夢,

但我今年暑假過後我都要升大二了,它還是持續出現。

夢持續了一年多,都是相同的畫面,相同的情節,彷彿要告訴我什麼?

雖然這個夢已經重播過很多遍,我卻記不起來它的確切情節,只記得夢的最後一幕:

一個人站在彩虹的尾端,向我伸出手來。

他的臉雖然朝著我,但因為背光,我看不清楚他的長相。

夢的結尾,他朝我走來,越走越近,快要清楚看見他的臉龐時,我就醒了。

沒有任何打擾或聲響,每一次,跟他只差了五步的距離我就會醒來。

讓我醒來後懊惱無比!

怎麼不再多近一步?或是我走過去也行啊!

但這夢就像設定好的劇本,從第一次演出到現在,完完全全沒有變過:

一樣的人,一樣站在彩虹的尾端,一樣朝我走來,

一樣地,還沒看到對方的長相,我就醒來。

這夢出現的太規律,有時一周即將結束夢沒有出現,我還會感到有點失落。

我對夢裡的畫面實在太熟稔了,熟稔到我閉上眼睛他的身影就會浮現。

站在彩虹的他、他的短髮、他的黑色背心……。

我常常在醒來後躺在床上發呆,

因為夢太真實,我必須要花很多時間確定真的醒在自己的房間裡。

有時為了想要看清楚他,我會倒頭回去睡。

但這一周一次的「節目」,從來沒有在一周內加映場次,

無論我再怎麼好奇或懊惱,都只能等待下一次夢的出現。

真想看清楚他是誰,一秒,也好。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