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劇社期末徵選的公告,我、小啾、小禹和小叮噹學姊,竟然都入選了!

而最令我訝異的是,我選上了女主角!

導演的理由很耳熟:「我有提取記憶情緒的天賦。」

導演說,那天的徵選,我是裡面最搶眼的。

因為徵選者都是極力表現演技,有的太誇大、太刻意,反而顯得很不自然。

我的表演卻讓評審們一致覺得真情流露,

尤其符合劇中那位看來迷糊,卻藏有很多心事的女主角。

天想得我是因為那要命的表演題目,勾起我難過的回憶,才會失控地哭出來。

平時的我,打死我也不會在外人面前哭。

「妳這傢伙,真是惦惦吃三碗公!連導演都指名要你當女主角!」小啾點點我的額頭說。

「那麼有天份,」小禹說,「要不要考慮轉來我們戲劇系啊?」

「我是誤打誤撞好嗎?」

我又好笑又擔心,

「真是的!不知道可不可以跟導演說要退出?我可是一點準備也沒有啊!」

「退出?妳有沒有搞錯?女主角耶!這是大家夢寐以求的角色耶。

要退出,導演答應我還不准咧!」小啾說。

「沒有人比妳更適合演『苦情花』了啦!」

小禹笑她,「這角色也是非妳莫屬啊!哈哈!」

小啾沒有選到理想中的「狐狸精」角色,還餘怒未消,

「哼!導演讓你演花心大少才瞎了眼,憑你那副德性!演『花農大少』還差不多!」

小禹挑眉,「妳以為我不知道妳的暗戀史多輝煌啊?

花高中三年暗戀一個人,最後還沒告白,丟不丟人啊妳?」

「暗戀三年是專情,沒告白是因為他不夠完美。你這花心大蘿蔔懂愛情嗎?」

「沒錯,我是不懂。什麼是暗戀啊?那可以吃嗎?」

「禹鎮德,你能不能環保一點?」

「什麼?」小禹不解。

「如果你可以自動消失在地球,環保團體會很感謝你對這社會的貢獻。」

小啾和小禹見面總是劍拔弩張,小啾說那是因為她們星座犯沖的原因。

小啾說她是專情的處女座,最受不了喜新厭舊的射手座。

她說火相星座的人(牡羊座、獅子座、射手座)愛搶鋒頭,又偏偏三分鐘熱度,

尤其是射手座,變心比果汁變質還快。

當他對你有興趣時,他可以表現得有趣又甜蜜,就像是新鮮的果汁一樣討喜﹔

當他對你不再有新鮮感時,可以說變質就變質,

絕對不會特意包裝他想要離去的無情念頭,說走就走,殘忍十足。

小啾對星座一向有精闢的論解,

每次都講得頭頭是道,好像真的親身跟十二種星座的人交往過一樣。

「被射手座的男生甩,只會讓人有一種念頭。」小啾說。

「什麼?」我問。

「妳看我喝完鋁箔包果汁會怎樣?」

「踩扁它?」

「答對了。」

小啾講的好像真的被射手座甩過一樣,

「面對這種沒有新鮮感,說變就變的傢伙,就是要一腳踩爆他!」

「息怒息怒。」我趕緊安撫她。

「沒有一個射手男可以擺脫喜新厭舊的指控。如果他看來專情,只是嘴抹的乾淨。」

小啾似乎對射手座的人深惡痛絕。

「所以我說我們射手座是果汁,要趁新鮮喝。」

小禹輕鬆地說,「愛情不也是要趁新鮮享用嗎?」

「誰說的?」

小啾反駁,

「愛情是茶,每一個步驟都要小心仔細,一個沖泡過程錯了,一壺好茶就毀了。」

「拜託!這樣談戀愛多累啊!

步步為營、草木皆兵,怎麼去享受愛情的偶然和刺激感呢?

學學我們射手座:狂野、自然、坦率,不做作沒包袱,多好?」

沒錯,小禹的感情的確像他所說的率直。

他時常因為直覺對了去喜歡一個人,也常因為直覺不對而離開對方。

從他第一任女友開始,就從來沒有超過三個月的感情。

有時問他為何離開,他也說不上來。

「就像是打電動遊戲。

如果一直困在某一個關卡,面對同一個場景和劇情,妳不會覺得厭煩嗎?」

他似是而非的解釋,

「不結束一個已經不新鮮的關卡,怎麼體驗下一段關卡的冒險呢?」

我不懂他說關卡和冒險,我的日記裡,除了夢境,沒有任何感情的紀錄。

什麼是一見鍾情?什麼是日久生情?

對我來說都像是陌生而且複雜的遊戲規則。

「所以妳才需要進來話劇社磨磨演技,順便體驗不同的人生樣態。」小禹說。

「可是,我真的一點基礎也沒有。」我擔心地說。

「導演都說妳有這天份了,妳就姑且試試吧。」

小啾拍拍我的肩膀,「蓓蓓,妳可以的。」

「至於你嘛!」小啾對小禹說,「有空的話,就去闖你的關卡,少來這裡瞎攪和。」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星座的關係?他們可真是犯沖。


小啾很迷命理,常旁徵博引很多實際的例子要我信服命理的神奇。

她常說潔癖龜毛是這個社會對處女座天大的誤解。

沒錯,小啾的房間並沒有窗明几淨,她的個性也不反覆猶豫,

但我覺得,她對愛情的要求卻是完全符合處女座的潔癖龜毛。

從我認識她開始,她的感情故事就沒有走過正常的路線,總是讓我驚訝連連。

高中時她暗戀一個隔壁的隔壁班男生,長得白淨斯文,

襯衫總是挺直地熨出三條稜線,憂鬱的臉上常帶著淡淡微笑。

他們搭一班公車上下課,運氣好時,可以站在他後面的位置,大膽地看他。

有天瞥見他制服上的名字,小啾很興奮地告訴我他姓楊。

學校的畢業旅行去泛舟,

我和死黨們故意對後來的他們的船大喊「小楊」,搞得他一頭霧水,她則滿臉通紅。

隨著畢業的到來,她捧著畢業冊拜託我去要他的簽名,

滿心歡喜地要回來才發現他根本姓蔡!

「蔡紹楊」,他粗獷的筆跡揭曉了他的本名。

愛戀很快就沒下文。

「他的字好醜,而且他用紫色梳子梳頭。」小啾說。

「這有關係嗎?」我問。

「關係大了!字醜不能寫情書,用紫色梳子心理變態。」

她像個心理學家分析起來,

「而且他姓蔡,將來我們的小孩名字很難取。」

我只能說她實在想太多。

高中生涯就這麼結束了,她的戀情沒有展開。

現在她暗戀同班的男孩,是班上女生共同的戀愛幻想對象。

平頭、溫暖、有朝氣,剛退伍,比同齡男生成熟體貼,女生們喚他「大哥」。

小啾驕傲地告訴我:「他只跟我聊徹夜電話。」

她打算在大哥生日那天告白,我深深為她即將開展的戀情高興,

一方面,卻又擔心龜毛的她不知會等到大哥的哪年生日才告白?

說不定還沒告白,她又會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結束暗戀。


比起小啾,小禹的戀愛經驗就豐富得多。

也許歸功於他的減肥成功吧?

在我印象中,小時候的他是個圓呼呼的小子,大人總愛捏他臉頰說他可愛。

後來聽他說,就因為沉迷於大人對他的讚美和縱容,

毫無節制食慾的他,高三時體重竟然破百!

本來他對體重機上的數字不是那麼敏感,

但當他看到她中意的女生竟然交了一個竹竿型男友時,

他便打定主意要展開魔鬼減肥計劃。

「妳要知道,射手座認真起來,沒有辦不到的事!」

小禹說,

「考完大學的暑假,我真的甩掉二十公斤肉。」

他賊賊地看氣呼呼的小啾,「而且到現在還一直瘦,好煩喔!」

現在的他,已經擁有標準體重。

膚色很健康,還練就了不錯的肌肉線條,確實和爆肥時期的他有天壤之別啊。

「他真的沒跟妳說他怎麼瘦下來的?」小啾小聲問我。

「沒有耶。我只知道他暑假去了趟墾丁,回來就瘦了一大圈。」

我頓了頓,

「不知道這跟他餓了只吃白煮蔬菜,有沒有關係?」

「當然有關!節食是關鍵啊。」小啾搶著說,「可是要我放棄零食,殺了我比較快。」

「真好奇他暑假去墾丁作了什麼,回來可以瘦這麼多?」

「哼!說不定是動手術!」小啾說。

「應該不會吧?他很怕痛的。」我說。

不過小禹瘦了之後,果然桃花處處開,女朋友的更新速度比時裝換季還快。

「體重,真的和愛情降臨的速度成反比嗎?」我好疑惑。

「那是當然的。」小禹斬釘截鐵說,恨得小啾牙癢癢。

我不知道,畢竟我的人生乏善可陳。

既沒有酸酸甜甜的暗戀,也沒有麻辣燙舌的冒險﹔

我沒有嘗試過身材的蛻變,也無法想像變身的渴望。

甚至,對於即將扮演的舞台劇角色,還是抱持著一絲絲的恐懼。

我真的可以勝任女主角嗎?我懷疑。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