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作夢。幾乎每天都有,有時一個晚上還曾經有過五六個夢。

和這個夢非常不同的是,我其他的夢境都是相當清晰,簡直像電影一樣。

有的甚至在夢的開端還會有「片名」,提示我今晚夢的主題。

說起來我的大腦還真是盡責,

不僅每天在我的夢境變花樣,還有製作精美的畫面和旁白。

這些清晰的夢讓我印象深刻。

即使時間過了很久,我仍然可以巨細靡遺地將之寫下。

我的日記本裡,很多奇幻篇章都是我的夢境情節。

有時我翻閱很久以前的日記,還會因為情節太逼真,讓我誤以為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

不過,從來沒有像這個夢一樣,規律、持續,卻沒頭沒尾的發生結束。

讓我醒來後滿腹疑惑。


「蓓蓓,該起床囉。要遲到了!」

媽媽在房外急急敲著門,催促我起床準備吃早餐。

本來想再多賴一會床的,但想到爸爸嚴肅的臉,多為了幾秒的貪睡挨一頓罵多划不來。

一骨碌跳下床,差點踩到睡在床下的瑞比特。

瑞比特是一隻像兔子的狗,

因為牠從來不吠叫,耳朵又長的不像話,

就像隻大型兔一樣,所以取名rabbit的諧音「瑞比特」。

瑞比特不僅名字怪,牠的個性也怪,牠的怪癖我們日後再說。


去年我家養了九年的狗波波,因為吃了變質的狗食,腎衰竭死了。

牠過世那天我正好去參加比賽,不在家裡。

回家後,媽媽因為怕我難過,騙我說牠走失了。

我一直視陪伴了我們九年的波波為親人,那悲傷自然不在言下。

死黨看我這麼傷心,帶我跑了好幾個流浪動物之家尋找波波的身影。

牠又不是真的失蹤,我當然一無所獲。

找不到波波的那個月我一直很低潮,

爸爸看我每天焦頭爛額地打電話、到處張貼尋狗告示,終於忍不住告訴我:

波波是病死的。

那天,我哭得睡不著覺。


波波去世那星期,夢都沒有出現,我以為夢就這樣結束,像波波一樣永遠不會回來了。

隔天我在往學校的公車裡打瞌睡,

不過短短幾分鐘,夢竟然就出現了,而且一個畫面也沒偷懶。

一樣的人,一樣站在彩虹的尾端,一樣朝我走來,

一樣地,還沒看到對方的長相,就結束了。

我在公車上醒過來,花了好久的時間才回神過來。

懊惱之餘,因為想起波波,又哀傷了起來。

這一恍神,我錯過了站牌下車,足足多花了半個小時走到學校。


你一定覺得我很奇怪,剛剛不是說我下床時差點踩到我家的狗兒「瑞比特」嗎?

怎麼一直在說波波的事。其實瑞比特會到我們家,也是因為波波的原因。

我以為波波失蹤的那段時間,跑了好幾個流浪動物之家尋找波波的身影,

在第一間流浪動物之家,我就看見和波波十分相像的瑞比特。

流浪動物之家的收容處將狗貓依性別分開管理,

無論是大狗小狗,只要看見有人走近,就會暴躁地開始吠叫。

瑞比特卻是一隻特別的狗。

我靠近牠時,牠沒有對我吠叫,很鎮靜,很認真的盯著我看,好像是在說話。

瑞比特和波波長得很像,毛色和看我的眼神簡直一模一樣,

要不是瑞比特的身型較小,我還以為牠就是波波。

那天沒找到波波,瑞比特卻在我腦海留下了深刻印象。

爸爸看我因為波波病死,睡不好也吃不下,

連例行的練琴都心不在焉,便允許我將瑞比特帶回家。

我高興地衝到流浪動物之家辦認領手續,將瑞比特抱回家。

不過才放牠下地板,我就後悔了。

牠一點都不鎮靜,跳上跳下簡直就是過動兒。

真是狗不可貌相!

「今天下課後早點回來,爸爸,你也是。」吃早餐時,媽媽說。

我和爸不約而同抬頭:「有什麼事嗎?」

「今天是波波的忌日。」媽媽說。


波波走了一年。

這麼算來,瑞比特住進我們家也快一年了。

好像也是那時候,夢開始規律出現在我的睡眠裡,不曾斷過。

像是在延續什麼,或是,為了紀念什麼呢?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