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叮噹學姊」的恐怖食量實在驚人,光看她吃我就飽了。

我和小啾晚餐也沒吃,就到話劇社去參加選角。

在選角教室外面,我們又碰到小禹。

「你來幹嘛?」小啾沒好氣地問。

「來參加選角啊。」

仗著自己是國劇系的學生,小禹驕傲地說,「怎麼?妳這門外漢也來湊一腳啊?」

「你這戲子懂什麼?」小啾才說出口,便後悔了。

在這裡等候的,每一個人都是想要來演戲的「戲子」,這一罵,可得罪不少人囉。

「好啦!你們別吵了。」

我指著教室大門外的桌子,

「小禹,那邊有報名表,你快去填一填。」

小啾低下頭填報名表,到了【角色志願】那一欄,她停筆思考了好久。

「蓓蓓,你覺得我只寫一個志願怎麼樣?」

我拿起報名表看,這是一個有關相親的劇本,角色共有六個:

兩個感情創傷的男女主角,迷糊蛋和陽光男、

女配角萬人迷、狐狸精、苦情花、男配角木頭男和花心大少,

還有一些更奇怪的路人甲乙丙。

「我只想填『狐狸精』這個角色耶。」小啾說。

小禹在一旁噗叱笑出來,

「你嘛幫幫忙!妳演『狐狸精』?演『綠油精』還差不多!」

「我當然要演『狐狸精』!這叫演技!你懂不懂啊?」小啾說。

「你當觀眾是瞎子啊?」小禹吐槽她。

「你們留點力氣在選角時表演好嗎?」我說。

選角是依照號碼一個個進入教室,共有三個裁判,分自我介紹、才藝表演和臨場考驗。

由於一次只能一個人進教室,我們只好靠著教室的玻璃門看教室內考試的情形。

隔著玻璃門,裡面的徵選者使出渾身解數,

唱歌、跳舞不稀奇,連後空翻、變魔術都來了,

有的男生甚至跳起鋼管舞來(還自攜鋼管,超專業),

真不知這些才藝跟劇本有何干係?

或許只是想給編導留下深刻的印象吧。

教室裡面的考試如火如荼,卻因為聽不到任何聲音,

表情滑稽的徵選者,個個像默劇演員誇張地手舞足蹈。

小啾一邊揣測題目,一邊喃喃自語等會兒的自我介紹,

只見小禹老神在在倚在牆邊,睨著小啾:「哎!外行人就是這樣。」

小啾這次沒回嘴,只丟給他一個「你給我注意點」的惡狠眼神。

我很慶幸他們這次沒鬥嘴,不過走廊盡頭傳來的腳步聲,卻令我瞪大了眼......。

「小叮噹學姊!」我和小啾不約而同叫出來。

她來這裡做什麼?

只見她優雅地走過我們面前,停在教室門口拿徵選報名表,

再從背包拿出細緻雕刻的鋼筆,從容不迫地填起表格來。

「她也來徵選?」小啾瞪大眼睛對我說,我則因太過驚訝說不出話。

學姊那高貴的氣息和我所見識到的「食物黑洞」形象,在我腦海激烈交戰。

早上十五個三明治,已經把我嚇到了,她中餐還吃了兩袋滷味加兩個便當!

要我吃這麼多東西大概一天都無法離開餐桌吧?

學姊怎麼沒去填她的無底胃,有空到這裡來徵選演員?

我和小啾都困惑不已。

學姐填徵選表似乎出現了障礙,

她擰著秀眉,看起來很惹人憐愛,完全無法和她狂吃東西的畫面聯想起來。

她朝我們走來,指著徵選表裡【角色志願】那一欄,開口問:

「請問妳們喔!這志願要怎麼填?我能不能只寫一個志願?」

她的聲音好甜美,連同是女生的我和小啾都感到飄飄然。

「我幫妳看看。」

小啾接過學姐的徵選表,沒想到學姊竟然只選了「狐狸精」這個角色!

我和小啾交換眼神。

學姊如果要演「狐狸精」,那小啾就輸定了嘛!

小禹也過來湊熱鬧,熱心地跟學姐說:

「學姊啊!妳填多一點順序會比較有保障喔!我是國劇系的,聽我的準沒錯!」

語畢,還擺了一個很專業的「雲手」(一種國劇動作)。

「這樣啊?好!謝謝你們喔!」

學姐給了我們一個甜甜的笑,走到一旁的桌子繼續填寫徵選表。

小啾皺眉,「蓓蓓,她也想演『狐狸精』耶!」

「妳擔心什麼?妳有演技,而且妳要向這重視外貌的社會提出控訴,不是嗎?」

「沒錯。我要向這社會提出控訴!」

她又重新啟動「戰鬥模式」,眼中熊熊烈火再度燃起。

「妳要加油喔。」我說。

「二十一號,張又萩。」工作人員將教室門打開,喊小啾的名字。

「快去。」我推推她,「妳可以的。」

小啾向我眨眨眼,朝教室走去。

「二十二號,禹鎮德。」

咦?怎麼會接著喊小禹的名字?

小禹丟給我一個匪夷所思的微笑,也接著走入教室。

門關起來,我湊向前去問工作人員:「你們怎麼一次叫兩個人?」

「導演說要節省時間,因為今天來徵選的人太多了。

再者,她想考考演員們彼此的默契。」

「是這樣啊。」

我貼著玻璃門看。

小啾和小禹各自自我介紹完,小啾表演了一段瑜珈,身段之柔軟,連我都沒見過﹔

小禹則從他帶進去的包包裡拿出薩克斯風,即興吹奏了一段。

這兩個我最要好的死黨,竟然都身懷絕技,佩服佩服。

導演這時讓他們各自抽題目表演即興,不知道抽到什麼,小啾的表情很難看。

她將題目丟給小禹看,小禹眉毛挑了挑,然後微笑。

導演示意他們可以開始了。小啾動作有些僵硬,不過還是向小禹使了眼色。

小啾緩緩走到小禹身後,竟然一把抱住小禹!喃喃在他耳邊說話。

我吃了一驚。

到底是什麼題目?讓小啾會去抱小禹?

我還來不及思考,小禹推開小啾,說了一句話,小啾走到小禹面前,接著又是一抱!

哇咧!現在是什麼情形?

小禹又推開小啾,說了一句話。小啾走到小禹身旁,說話,輕輕地摟住他。

我的天啊!看來今天回家我得去找間廟收驚拜拜才行。

小啾的表演似乎就這樣結束。編導的表情看起來很滿意。


換到小禹。

小禹的題目看起來就簡單多了,他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一分鐘後,導演笑到不行,叫他趕快起來。

他們兩個向導演點頭笑笑,推開門便出來了。

「蓓蓓,我被污辱了!」小啾靠著我的肩,嗚嗚地說。

小禹假裝顫抖說:「我才被妳玷污咧!」

「怎麼啦?」我問,「你們到底抽到什麼題目?」

「我抽到的是『等』。」小禹說。

「等?」

「對啊!等。」

「那你表演的是?」

「等死。」他得意地說。

難怪他躺在地上那麼久!我恍然大悟,不禁笑出來。

「那小啾妳呢?」

「我抽到:

『請用三種情緒表演:A:我愛你(擁抱B),B:我不愛你。不得更改台詞順序。』」

小啾委屈地說,「就是要抱這個廢渣啦!」

「廢渣?你指誰?」小禹不滿地說。

「誰答腔我就罵誰啦!」小啾說。

也難怪小啾一次又一次地抱小禹,又被小禹推開﹔

也辛苦了小啾一次又一次對小禹說:「我愛你」,又被小禹拒絕說:「我不愛你」。

「我這是『為藝術犧牲』啊!」小啾說。

我無言地拍她肩膀。

嗯,的確犧牲很大。

「二十五號,董妤燕。」工作人員又開始叫號,只見學姊帶著迷人的笑容緩緩走進教室。

「二十六號,蘇建文。」

沒有人答聲。

「二十六號,蘇建文。」他又再喊一次,還是沒有人應聲。

只見時間已經快逼近九點,該是學校要收回教室,關閉活動大樓的時間了。

「二十六號,蘇建文。」他又再喊一次,沒有人應聲,連導演也忍不住走到走廊來看。

他看著空盪的走廊只剩我們三個,指著我說:「妳,進來吧。」

「我?」我指著自己,有點不能置信。

「沒錯,就是妳。」導演堅定地看著我,「進來吧。」

我沒頭沒腦地跟進去,連小啾、小禹也覺得莫名其妙。

走進教室,導演要我和學姊都做自我介紹。

學姊甜美地介紹了自己:「董妤燕,哲學系三年級,興趣是閱讀和美食。」

輪到我時,我緊張地說:「對不起,我沒有準備耶。」

「沒關係,簡單地說幾句就行了。」導演旁邊的編劇說。

「我叫夏蓓,中文系文藝創作組一年級,興趣是......寫日記。」

「寫日記?是寫作吧?」導演似笑非笑。

我想了想,「嗯......也算啦!」

我的日記除了夢,好像沒有其他的紀錄呢。

「OK!來表演妳們的特殊才藝吧。」導演說。

學姊從容不迫地從背包拿出筆墨紙硯,竟當場磨起墨來!

導演和評審頗有興味地看著她表演。

學姊跪在地上,架勢十足地提起毛筆,瀟灑地寫了一排草書。

「嗯。」導演他們似乎很滿意,頻頻交換眼神。

「好了。」學姐說,舉起筆墨未乾,卻行雲流水的成品。

「不錯不錯。」導演他們點點頭。

我很好奇他們到底看不看得懂學姊寫的玩意兒?

要是他們知道上面寫什麼,保證會抓狂!

學姊瀟灑又娟秀的草書寫的是:

「三明治滷味便當關東煮唰唰鍋今日真滿足」。

根本就是今天她吃進去的食物嘛!

這樣也算才藝?真猛!

「妳可以表演才藝了。」導演對我說。

「抱歉,我真的沒有準備耶。」我說。

「沒關係。」導演想了想,「不然妳陪她對戲好了。」

學姊走向前去抽題目,題目紙上寫著「久別重逢(請設定三種情境)」。

才看完題目,教室的燈忽然熄了。


「哎!學校還真準時!」導演說。

原來是九點了,學校要關閉活動中心了。

「沒關係,妳們把它演完。」編劇說。

學姊和我拉開距離,緩緩朝我走來。

她的後方有盞逃生燈,照得我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我想起夢裡的情景,那個,背著彩虹光的男孩。

我瞇著眼看學姊,想要確定她的表情。

學姊向我伸出手,跟夢裡,簡直一模一樣。

我有點訝異,又很疑惑,瞇著眼,咬著唇笑著。

「Cut!很好!下一個。」導演說。

學姊還是和我拉開距離,這次她蹲到牆角,怯怯地看著我。

我覺得那眼神似曾相識,像是小乞兒,更像是......。

波波。

死去的波波。

想到這裡,我的眼淚竟然掉下來了!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瑞比特來我家之後,我就沒有因為想起波波而哭,

沒想到現在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掉眼淚!

「好了。到這裡就可以了。」導演說,「入選公告我們會在下週公佈。」

我擦了擦眼淚,卻好像始終擦不乾一樣,眼淚一直不聽話地湧出眼眶。

導演向我走來,低聲跟我說,「妳有提取記憶情緒的天賦。這是很難得的。」

我聽不懂她說的。

這時打掃教室的阿姨已經來了,打開所有的燈,要我們趕快離開大樓。

我走出教室,小啾和小禹很訝異我怎麼哭著出來。

「怎麼啦?」小啾關心地搭我肩膀問,。

「沒事吧?」小禹也被我嚇了一跳,「到底什麼題目?這麼入戲啊?」

「久別重逢。」我低聲地說,「然後我想到波波。」

「波波?」小禹問,小啾低聲地告訴他,是我家養了九年的狗。

「今天,是牠的忌日。」我說,又不小心流出淚來,「我得早點回家了。」

再待下去,我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

小禹很慷慨地說,「搭我的車吧!我送妳們!」

「嗯。」我點頭。


我的第一次話劇社徵選,充滿了戲劇性。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