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告訴媽媽的是,我今晚沒辦法早點回家。

因為我答應了要陪小啾去話劇社徵選期末公演的角色。


「這次的劇本很有趣喔!是講一個萬人迷的故事。」小啾興奮地告訴我。

小啾從國中就跟我同班,現在也在同一所大學。

她個頭很小,人長得圓呼呼的,總是笑臉迎人,在班上很受歡迎。

她在高中時綽號叫「奶油球」,白皙的圓臉蛋讓人想要一口咬下。

雖然在班上人緣很好,不過在愛情的路上卻是一路荊棘。

「妳想演萬人迷?」我狐疑地問。

「不!我想演配角。」她神秘兮兮地說。

「什麼角色?」

「狐狸精。」她圓呼呼的臉上出現得意的神情。

「狐狸精?不會吧!」我摸摸她的額頭,誠懇地看著她,「妳是不是受了什麼打擊?」

「沒錯。我要向這社會提出控訴!」

就讀法律系的她,唯有提到法律名詞,才會顯出平常少見的氣魄,

「我受不了這社會對『不瘦女孩』的歧視!誰說狐狸精是美女的專利?對吧?」

「對對對!」我附和她,每次提到身材我就自動閉嘴。

為了她那圓呼呼的身材,她不知道已經試過幾百種減肥正偏方了。

斷食、分食、吃藥、塗抹、纏繃帶、包保鮮膜……,怎麼努力還是瘦不下來。

不像我,天生骨架小,食量大卻吃不胖。

減肥這個話題,始終和我無緣。

「陪我去參加徵選吧。看看我精湛的演技怎麼讓那些傢伙目瞪口呆。」

她的眼神燃燒著火把,那感覺似曾相似。

對了!那是她每次宣佈「我要減肥」都會出現的鬥志!

沒想到小小的一個徵選她竟然會啟動「戰鬥模式」!

看來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我的課是在下午,不過早上有一堂陪小啾旁聽的通識課程:

「陰陽五行與人生」。

小啾對命理、風水、卜卦這類的學問特別感興趣,

光是我陪她去光顧的命相攤就不下十家。

無論是手相、面相、塔羅牌、八字、紫微、米卦、錢卦、鳥卦……,她都不放過。

減肥和算命應該可以算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精神依柱吧?

跟她比起來,我對於算命那種神秘之事就淡然地多。

就像「減肥」這件事跟我八竿子打不著邊一樣。

我的生肖、血型、星座,沒有一個跟我的個性符合的:

我不像書上說獅子座的人積極霸氣,也不像網路上流傳B型的人聰穎健談,

這些特質反而像處女座O型的小啾。

說到小啾,傳統處女座的刻板印象:龜毛、潔癖,

認識她七年多,我可是一點也看不出來呢。

算命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準確,跟那些減肥偏方一樣,不能盡信。

但小啾對這兩件事卻特別執著,

所以我只能消極地默默質疑,不敢去阻止她享受這兩件事「成真」所帶來的快感。

沒錯!算命和減肥一樣,都是對未來美好成果的一種渴望。

「那是妳還沒碰到真正很厲害的預言。

我跟妳說,有些算命師實在準的讓妳不得不佩服他呢。」

聽她這麼說,保證接下來一定又是一堆她算命成真的舉證。

真不知道她是念法律系才有的職業病,還是純粹狂熱?

「好啦!下課再說,老師快來了。早餐快吃一吃。」

我為了轉移話題,催她解決桌上快冷掉的早餐。

她邊吃熱呼呼的包子,啣著飲料吸管的嘴巴還是停不下來:

「真的啦!我最近又聽說一個算命師,很靈喔!

我已經排隊一個多月了。聽說他不是每個人都算喔。」

「如果排到了,妳也可以順便問問妳那個奇怪的夢。」

「是是是!」我用敷衍她減肥的那招對付她,

「我會陪妳去的,大小姐。現在妳快把早餐吃完吧。」

在催小啾解決早餐的同時,我注意到坐在斜前方的一位學姊。

我在校園裡看過那學姊很多次,每次都和不同的帥學長走在一起。

那學姊長得非常標緻,身材纖細窈窕,絕對可以算是美女級的人物,

和她走在一起的帥學長們也幾乎可以編成一本《美少男圖鑑》了。

不過,很奇怪的是,走在她旁邊的帥哥這麼這麼多,卻始終沒聽過她交男朋友。

「她一定有隱疾。」小啾神秘兮兮地說,好像她卜到什麼神準的卦象一樣。

「也許吧。」我說。

「不是也許,是真的。」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禹,突然在我耳邊接話。

小啾和小禹一向不合。小啾看見他,扁扁嘴角,撇過頭去啃她的早餐。

小禹算是我的青梅竹馬。

他是我的幼稚園的同班同學,不過念完幼稚園後他們家就搬家了。

沒想到事隔十二年,我們竟然又同一所大學。

不過我念的是中文系,他讀的是國劇系。

說到小啾和小禹為何成為死對頭,都是「減肥」這話題惹的禍。

小啾和小禹從小就是胖嘟嘟的可愛小孩,長得也都不高,

不過小禹在上考大學後的暑假奮力減肥,竟然硬生生讓他減掉二十公斤。

而且上了大學後,體重還是繼續掉,讓小啾又羨又妒。

小禹總是譏笑小啾圓滾滾的身材和時運不濟的求愛之路,

不像減重成功還頗有肌肉線條的他,憑著流利的口才,女朋友是一個接著一個換。

「哼!花心鬼!」小啾撇嘴表示不屑。

「誰像妳?小巫婆!」小禹不甘示弱。

「你也修這堂課嗎?」為了調停,我只好轉移話題。

「沒錯。不過我是為了追求學問。不像她,只想利用這堂課當算命工具。」

小禹酸溜溜地說。

「哼!一個戲子懂什麼知識啊?」小啾反唇相譏。

「好了啦!」我趕緊打圓場,「你剛說學姊有隱疾,是真的嗎?」

說實在那學姊也太完美了。

人美、氣質佳、身材好、頭腦棒,念的又是難懂的哲學系。

聽說她家還是某大國際金飾的大股東呢。

「告訴妳,人不可能這麼完美的。」小禹說,「妳不信?好好觀察她一節課妳就知道。」

我看著她優雅的背影,桌上的筆記和課本擺得整整齊齊,一點都沒有異狀啊。

「妳耐心點看。」小禹斬釘截鐵地說,「她真的,不是普通地可怕。」

上課鐘響已經響了,老師還沒來。

學姊纖細的手指拿了半塊三明治,右手握著有著細緻雕刻的鋼筆,停在筆記紙面上,

一動也不動,像是沉思。

好像從我注意到她,她就是這個姿勢。

學姊一定是有古怪,

不然像小禹這種「瘋狂追女仔」,怎麼可能放過學姊這麼好的獵物?

「一點也不奇怪啊?可怕在哪?」小啾已經速速解決早餐,陪我盯著學姊的舉動。

只見小禹在一旁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表情,嘴角還啣著笑。

老師一走進教室,便開始口沫橫飛地講課,邊唰唰唰地寫起黑板。

學姊的三明治還沒吃完,一手抄著筆記,一手拿著三明治吃,看起來好忙碌。

我也低下頭開始努力地抄筆記,偶而偏頭看看學姊,她手中的三明治一直都是半截。

哎呀!一個三明治怎麼吃了半小時呢?真慢。

看學姊趁老師轉身寫黑板時偷咬了口三明治,不看還好,定神一看,

學姊的一口竟然把半截三明治給解決了!

我嚇得掉下手中的筆!

彎身撿筆回來,學姊手中不知何時又多了半截三明治。

原來,每次我所看見的三明治都不是同一個!這倒引起我的興趣。

我開始盯著她看,發現她兩口解決一個三明治,

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又從背包拿出一個「新的」三明治來吃。

我盯著她看的這一個半小時,她就吃了十二個三明治!

而且沒有喝任何飲料喔!

「小啾,她是怪物!」我看了目瞪口呆。

小啾扳扳手指:「沒錯!八個耶!太可怕了。」

「不!是十五個。老師來之前她就在吃了。」小禹說。

你以為她飽了嗎?

不!

下午的課她提著兩大袋滷味出現。

學校附近賣的滷味平時一個人大概吃半袋就很撐了,

只見她在半小時內呼嚕嚕吃完兩大袋滷味,撫著肚子說,「唉唷!好飽喔!」

我心想,「原來妳也會飽啊?」

學姊喃喃自語:「早知道就不要在等滷味時吃便當了......」

天呀!這是在參加電視冠軍嗎?

「蓓蓓,我以為妳的食量已經很驚人,沒想到學姊簡直是外星怪獸!」小啾說。

「不然妳以為好端端一個正妹怎麼沒男友?跟她吃過飯的都被嚇跑了。」小禹搖著頭說。

我已經驚愕地說不出話來。

後來聽學長說,其實學姊的豐功偉業還不只這些。

有次大家討論作業約在麥當勞,大家到達時學姊桌上已經有兩個空盤,

學姊笑著說,等太久無聊就吃了兩個一號餐。

大家到齊後,她又點了一份餐點。

開完會,學姐說她要去照顧一個感冒的學長,

說他病到爬不起來,要去煮麵給他吃,便先離席。

大家看著她桌上四個用完的餐盤,面面相覷。

隔天,感冒的學長來學校,大家問她學姊昨天煮了什麼好料給他吃?

他苦著臉說,

學姊煮了一鍋泡麵,大概四人份,煮好了給他一小碗麵,將剩下的都吃掉了。

學長悲情地將小碗麵吃完,學姊笑著問他,「還餓嗎?餓得話我再煮一鍋。」

學長心想,學姊還真是貼心,趕緊點頭說餓。

第二鍋麵,學長一樣只分得一小碗。

學姊又把剩下的吃完,對他笑笑說,「有吃飽吧?我明天再來幫你煮。」

然後高興地走掉。

學長實在餓壞了,不顧發燒的病體,跑到學校來覓食。

「她的胃簡直是四度空間!」學長說。

「我們叫她『小叮噹學姊』好了。」小啾說,「不過她的口袋是長在嘴巴上的。」

「妳很壞耶。」我說。

不過真的還蠻貼切的。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