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xdDeath (明晨) 看板: SD_fay88
標題: [夏霏文學獎-微波組]飄月怪談
時間: Sun Sep 9 22:51:32 2007

作者:http://www.wretch.cc/blog/xdDeath

  時間近十點,夜空沒有星星。

  月亮獨自躲在雲後,看著庸碌的人們晚間工作、返家、狂歡。

  市區補習班高三的班級下課,人潮洶湧,小豪和阿毅擠在制服之中,無法照
自己意識前進。

  他們像沙丁魚一樣被人海擠往出口,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各自的事情,
即使不用看前方,也能確定自己正往大門前進。

  終於他們站在市區的馬路上,呼吸點屬於自由的空氣──儘管是充滿汽機車
廢棄煙,但、誰在乎呢?總比補習班讓人脊椎都發涼的冷氣好。

  小豪看著早已漆黑的天空,和阿毅一起去公車站搭車。「欸,我姐昨天跟我
說,今天鬼門開耶。」

  阿毅還滿頭是數學公式,沒有分神回應太多:「噢,是噢?」

  「你家不是住很偏僻嗎?路上有牛糞的那種!」

  阿毅忍不住將心中的數學放下,反駁他:「才沒那麼誇張哩!現在沒了啦!
田少很多了!」其實他是覺得可惜的。

  「我高一才去過你家啊!明明就路上都是!」

  「你下次再來啦,現在差很多了!」

  「等鬼月過了我再去你家住,你家那裡晚上超暗的耶,下公車又要走很久。
」小豪邊抱怨,說起上次一下公車就踩到牛糞的糗樣就笑不停。

  阿毅跟著笑他運氣不好,道:「夏天很涼好不好,都不用開冷氣呢!」他以
自己歸屬的純樸鄉里為傲。


  經歷過一個多小時的公車路途後,對鄉間來說、夜已經深了。

  阿毅一個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即使早已走過千百次,哪兒有一塊大石頭、哪裡角落會常常有貓咪蜷伏,他
都一清二楚,可竹林環繞的月夜,他還是不敢大意。

  就怕一隻蛇恰好爬在路中央,這踏下去可不得了!

  於是他撿了枝細木頭,在前方路途隨意撥弄,一邊吹口哨嚇跑動物。

  他吹著奶奶、爺爺從前常唱來哄他入睡的調,不知名、久遠的歌曲。可歌詞
總是記不起來,所以他只好用吹口哨的方式來懷念。

  離家已經不遠,再走幾百公尺就到了。因怕吵到鄰人睡覺,他吹到一個段落
便停下。

  口哨的餘音在空氣中迴盪,持續、不斷。

  曲子沒有停下,方才阿毅忽略小豪所說過的話,重新浮出來。

  他不禁將腳步加快。


  到了家門口,大門緊閉,音符彷彿追著他般不停吟唱嘹亮。



  「你也覺得寂寞嗎……啦啦啦、啦……」就在耳邊而已,沒有氣息的一句話
。伴著震耳欲聾的曲子,他攤坐在家門,嘴唇顫抖著、竟也不能自主地吹起那旋
律。

  聲音既遙遠又在耳後而已。

  「你也覺得寂寞嗎……?啦啦、一起唱歌吧……女生唱、男生伴呦……」
多穿著老式碎花旗袍的女子在他身邊圍繞,不斷重覆幽揚。



  「情歌要情侶、才能唱呀……啦啦--。」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