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霏文學獎-微波組]飄月怪談:誰來聽故事?(作者:孤獨成風)
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hopeyaju&f_ART_ID=1209305

[誰來聽故事?]

「靠!真無聊!」

敵方身中無數槍,把鮮血噴灑了整個電腦螢幕後,

胖虎這才關上打了五、六個小時的線上遊戲,合上他那句名言:

「毋筆電,吾寧死!」裡的筆記型電腦。

「無聊就睡覺啊!別忘了明天一早還要晨訓耶!

起晚了,隊長的懲罰可有你受的!」

雖然口中勸胖虎早點上床休息,我手中的書還是繼續翻動。

比起胖虎,我可是走氣質路線。

手裡的武俠小說才是我的宣洩管道,

看那俠士劍客們殺人不見血的絕招

可是比online game 裡的機關槍、彈砲、屍體來的過癮。

「去他的隊長!拜託,多虧暑訓住宿,

老子才能擺脫我老媽整天的碎碎唸,回來跟你們打屁瞎混耶!

就這樣上床睡大頭覺,未免太窩囊了!」

胖虎一雙牛眼瞪向早已呈大字型趴睡在床上的小夫。

「那胖虎兄您接下來有什麼計畫呢?」我又翻頁。

為了顧及好友情誼,這一心二用的本領我可是苦練許久方成;

男生宿舍外的那幾隻野狗又在吠叫,彷彿在對我尖聲吼罵:放屁!

「媽的死大雄!你別在那邊敷衍我!」

胖虎粗厚的手掌一把搶下我的小說,我似乎聽見楊過哀嚎了一聲。

「喂!我的書!你輕一點!」試圖跟胖虎搶東西,無異於螳臂擋車。

每每想到他帶球撞飛好幾次對方球員,我就很慶幸我們隸屬同個籃球隊。

「這書有什麼好看?我這拳頭揍你一拳不知道會不會比較精采?」

胖虎輕而易舉就能讓骨頭指節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好嘛~那要做什麼活動?我發誓我是認真在問的!」

看見胖虎順手將書丟向床角,我似乎又聽見郭靖悶哼一聲。

「這樣才對!至於什麼活動……嗯……我想想看……」

胖虎那顆腦袋的思考速度可是和他打球的衝勁成反比。

我望向小夫,他正用手替屁股抓癢,翻了個身,又繼續沉睡在那流滿口水瀑布的枕頭上。

我低頭瞄了一眼電子錶,數字顯示:「23:45」,

很好,明天肯定要吃一頓隊長的「加料特訓」。

「有了!」

正當我眼前的畫面播映到胖虎和我青蛙跳繞四百公尺操場第十圈時,胖虎的思考就有了答案。

「哇!挺快的嘛~」

「我們來說鬼故事吧!」胖虎那一對大眼睛閃爍著亮光。

「啥?」雖然我一點也不期待他會提出多有意義的活動,但是,這未免也太......。

「鬼……鬼故事?」我好像冒了一滴冷汗。

「對啊!哪~前幾天是鬼門開吧?我跟著我老媽忙了一整天,不會錯的!

既然是農曆七月,擇日不如撞日,我們就來個『應景』活動!

否則不是太對不起這個節日存在的意義嗎?」

放屁!我從沒聽過農曆七月是為了講鬼故事而生的!

「可是……人家不是都說鬼月不要講鬼故事嗎?

你知道的嘛~那個東西……那個『好兄弟』,會被吸引聚集來聽耶!


我看,為了安全著想,還是不……」

我發現自己的音量越調越小,好像一台電力逐漸耗盡的收音機。

「不什麼?媽的大雄你還真膽小!

你難道沒看過電視節目上,那些藝人個個講得欲罷不能嗎?

你幾時看到有『好兄弟』坐在他們身邊了?沒有嘛~是不是?」

胖虎挑了挑眉,臉頰的肥肉跟著抽動。

「可是……我還是覺得……」拜託!就算給我一雙通靈眼,我都會二話不說把它們戳瞎。

「就這麼決定了!況且身為運動員怎麼可以沒有冒險犯難的精神呢?

不過就是講鬼故事,我們一定要親身破除這個未經證實的傳言!

這樣才是新時代新青年該有的作為!」

夠了夠了,從來就沒有人想和你爭奪「唬爛王」的頭銜。

「那……就算要講,連同小夫還有你跟我也不過三個人而已。這樣很虛耶……」

後來我會明白,我將非常非常後悔自

己說了這句話。

「拜託!要人還怕沒有嗎?而且人多才好辦事!

哪~你馬上叫醒小夫那頭豬!

我去找其他人來!等會兒中原標準時間十二點整準時開講!」

胖虎看了看錶,隨即起身走向房門。

「哦,對了!記得把燈光用暗一點,氣氛!氣氛!這很重要的!」

胖虎不忘丟下這句話,才帶著他壯碩的身軀走出門外。

此時,窗外的野狗正傳來一陣陣細碎、低沉的嗚咽聲,似乎也在替我感到悲哀;

夜空一點星光也沒有,就連月亮也被重重雲層所遮蔽。

我早該一開始就打死也不要回應胖虎的,

只是,船已經開離港,偏偏我又是隻旱鴨子,

重點是,胖虎,那個擁有把人撞飛半個球場遠的功夫的男人,他可是船長啊!

「小夫,小夫!醒一醒啊~~小夫!」我大力的搖動小夫,連他的四角褲都差點被我扯下。

「嗯……?你們搞什麼鬼啊?」小夫微睜惺忪睡眼,嘴邊還掛著一道口水痕。

「不是搞鬼,是要講鬼!」

「啥?」

十二點整。平時最吵鬧的男生宿舍,此時仔細聽來,實在靜默的令人不寒而慄,

幾乎讓我忘記現在還是有著三十幾度高溫的暑假。

據我所知,這個禮拜只有大膽如我們籃球隊的桌球社展開暑訓,

加上其他暑假留宿未返家的人,大概不超過三十人在宿舍。

雖說陽氣不弱,但適逢農曆七月這個敏感時期,

卻也足以讓我們這些大男生驚呼小生怕怕(對了,胖虎除外)。

細碎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在門外響起。

※※※※※

首先開門進來的是胖虎。我盡責的關掉房裡的大燈,只留書桌上的一盞檯燈。

那在黑暗中顯得陰森幽微的光線,

亮度雖不強烈,卻也足夠照射房間正中央的小區塊,也就是我們活動進行的舞台。

況且,胖虎似乎對這樣的氣氛頗感滿意


。只是不知怎麼地,大夥兒從一進門就半句話也沒說,

只聽見彼此的呼吸聲此起彼落,更替這氣氛增添一絲緊張感。

我和小夫先行在靠近書桌的位子並肩坐下。

緊接著,胖虎一行人也分別擇位席地而坐。

我花了一些時間,才讓眼睛適應黑暗中的亮光。

這時,我也才能一一看清楚這群被胖虎言語威嚇或暴力脅迫而來的勇士們。

以我為起點,順時針方向前進,分別是胖虎、體型和胖虎不相上下的隊友阿噹、

桌球技術高超卻有一張撲克臉的老K及美型男小香(聰明王的室友)、

身材瘦高像根電線桿卻也是球隊智多星的聰明王,然後是緊鄰我而坐的小夫。

我們七個人圍成了小圈圈,由於房間空間狹小,

加上胖虎和阿噹兩個噸位龐大的巨無霸,

因此其餘三人只能被迫往圓圈外坐。

在靠近房門之處,和我面對面,由右而左分別是:

球隊的好人才丁丁、每次緊張必鬧肚子的屎王、

只見過幾次面不太熟的阿噹室友Monkey。

連我在內,今晚「共襄盛舉」參與「2007第一屆說鬼故事大會」的成員總計有十條好漢。

「嗯……首先,很感謝眾位兄弟一起參加我們的『鬼故事大會』,

在活動開始之前,這個嘛……這個……

唉!大雄!你書看的比較多,就由你來說一段引言!」

胖虎開啟從進門至今的第一句話,卻瞬間把嘴裡的球傳到我手中。

「耶?引言?要說什麼……」

「說就對了!快點!」胖虎一臉正經的表情還真令我不習慣。

「嗯……那……相信大家都知道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

但凡是人卻沒有不『說鬼』的,

所以說,鬼真可說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啊!

此次活動舉辦的目的,一來是為了貫徹科學實驗求真的精神,

二來是為了展現我們運動員不畏恐懼、勇於挑戰的風範。

因此,希望大家都能在活動中玩得盡興,喔不,是『講』得盡興!」

我這段連篇鬼話不知道符不符合胖虎的標準。

「好!既然引言已經說過了,那就正式開始我們的『鬼故事大會』!

大家都看到我手中有枝手電筒,等會兒由我先開始,逆時針進行。

輪到的人記得將手電筒的燈光照向自己的臉,氣氛~氣氛~別忘了!」

胖虎又再一次的倡導他的「氣氛說」,其他人卻也一臉嚴肅的點頭附和。

「好!那就正式開始!」

胖虎將手電筒的微弱光線照向自己的臉龐,

原本就不討好的面貌,此刻在背後的檯燈及手中的手電筒光線照射下,

臉部形成的詭異光影還真是嚇人;

幾乎是同一時刻,我們其他人都用力的嚥了口口水,直直坐挺身子。

「啊嗚 ~ ~ ~」外頭的野狗傳來淒切的哀鳴聲,替我們的活動拉開序幕。

※※※※※

「大家好,我是胖虎。今天我要說的故事是發生在我高中同學身上的真實故事。

話說在高二升高三的那年暑假,為了專心準備大考,

我同學便和他哥哥一起在學校附近的公寓租了間小套房。

由於是專門出租給學生的公寓,

因此雖然整棟公寓的外觀和設備老舊、簡陋,

但房租實在便宜到不行,所以他們也就安分的住了下來。那是一棟四層樓的公寓,


有電梯可搭乘,所以我同學雖然住在頂層卻也不麻煩。

只是他覺得奇怪的是,除了他們兩兄弟,似乎很少人搭電梯,尤其在晚上。

當時甚至有傳言說,電梯裡住著另一個空間的『人』。

不過因為是謠言,而且搭了很久也沒發生什麼事,所以我同學也就沒放在心上。

有一天補習班下課晚了,回到家已經十一點多了。

就在他往電梯走去時,忽然有奇怪的影子從身旁飄過。

他以為是太累而眼花,但想到那傳言,還是嚇得快速衝向電梯。

這時才發現他哥也在電梯前,於是兄弟倆趕緊搭上電梯。

我同學怕得要命,還好有哥哥作伴。

可是,就在他跟他哥說:

『哥,我剛看到奇怪的影子飄過來耶,嚇死我了!你有沒有看到?』

你們知道他哥轉過身,對他說什麼嗎?」

胖虎故作神秘的表情說:「他說:『你覺得,我‧像‧你‧哥‧嗎?』」

雖然這故事似乎似曾耳聞,但胖虎做作的說故事功力還是讓我起了雞皮疙瘩。

「好噁心喔~」美型男小香發出他對不美的事物一貫的評價;老K依舊面無表情。

「根據我的分析,這故事的真實性絕對不到百分之五……」

聰明王對胖虎投以他專業的解析眼神。

「所以那個『人』不是他哥哥,想必也不是人,那他是誰?那結果你同學的下場呢?」

阿噹提出了和他體型一樣巨大的疑問。

「這……唉,拜託!很多鬼故事都是沒有結果和後續發展的!

你說是不是啊,大雄?」

胖虎將手中的手電筒塞到我手中:「緊接著,讓我們歡迎大雄的鬼故事!」

「耶?這……嗯……大家好,我是大雄。我也要和大家分享我的親身經歷。

時間大約是去年暑假,一個悶悶的晚上。


由於其他的家人都各自有活動,所以只剩孤單的我在家看家。

晚餐我叫了外送,是皮厚餡多滋味好的小籠湯包。

那時我正準備一邊看電視一邊吃,就在我打開蓋子的瞬間,

離譜的事情發生了,原本一盒八粒的湯包竟然少了一顆!!!


我以為是我眼花,重新合上蓋子後再打開,這一次又不見了兩粒!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不斷的開開合合,

我的天啊,盒子裡一粒也不剩了!

湯包竟然活生生的消失在我眼前!

因為只有我孤身一人,我告訴自己必須冷靜面對。


突然間,我看見手中的盒蓋……」

我吞了口口水:


「湯包全部黏在上面耶!!!

哈哈哈!不覺得我很白痴嗎?」


我發誓我是真的想緩和房裡緊繃的氣氛;

無奈大家對我投以不屑、無言的眼神,只有老K那張撲克臉抽動了一下嘴角。

「媽的臭大雄,你還在開玩笑!你以為你吃的是黏土嗎?」

胖虎接著說他只吃過像石頭一樣硬的湯包。

「嗯……那就換小夫囉!」我快速的把手電筒遞給隔壁的小夫。

在手電筒的微光一照,原本我不太注意的小夫,此時臉色竟是面如白紙。

等大家騷動的情緒平復後,小夫才平靜的開口道:

「嗯……大家好,我是小夫。

我接下來要說的故事一點也不恐怖,但卻是我”真實”的經歷。

記得我跟你們說過,我高中時休學過一年嗎?

其實那一年,我生了一場大病。

我永遠都記得,那是在我家隔壁的鄰居阿姨過世的那一天,我莫名其妙的病倒了。

整個人軟弱無力、腰痠背痛,尤其整個背彷彿千斤重的石頭壓住一樣。

那時也出現嚴重的幻聽,老是覺得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說話。

好長一段時間,我都是沒來由的昏睡,有時甚至一睡就是一整天。

別說正常的上學了,我的生活早已日夜顛倒、作息大亂。

我爸媽帶我看遍了中、西醫,卻都找不出病因,醫生們對我的狀況完全束手無策,嗯……」

小夫突然停止說話,本以為是觸碰到往事的傷口而傷感,

正當我想開口安慰他時,才看見他伸手擦拭著額頭上冒出的冷汗。

「不好意思……」小夫眨了眨眼,才又娓娓說道:

「後來,我爸找來了他認識的一位道士朋友,聽說是功力深厚的通靈師父。

他來到我家,一看見我,馬上就對我爸媽說:『有不乾淨的東西纏著你兒子!』

師父的描述說,有個年約三十歲的女子『攀附』在我背上。

這麼說好了,也就是在師父的眼中,是我『背著』那個女子。

更離奇的是,在聽了師父敘述那個女子的相貌身材後,

我爸媽馬上就認出了是那過世不久的鄰居阿姨!

經過師父和阿姨深入的『交涉』後,


我爸媽才知道原來阿姨在生產完不久就得了產後憂鬱症。

由於小嬰兒每天哭鬧不休,阿姨簡直是心力交瘁。更

可悲的是,阿姨的老公竟然有了外遇!

而阿姨的公婆似乎支持兒子的選擇,對阿姨母子根本毫不聞問。

後來阿姨承受不了所有的壓力,她……她用自殺結束一切。

只是沒想到,阿姨的老公竟對外宣稱她是病死的。

阿姨生前很疼愛我,她因為自殺無法投胎,就找上了我,

把我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每天依靠在我背上,在我耳邊哄我入睡。

後來師父不知用了什麼辦法請走了阿姨,

我才又慢慢恢復健康和正常的生活,現在也才能跟大家相遇……。」

小夫露出個"如釋重負"般的笑容。

房間內馬上又陷入一片靜默,每個人若有所思。

只是不知道,大家是否和我一樣突然頓悟小夫為何擁有三秒鐘入睡的絕招,

以及找到小夫至今仍常彎腰駝背的解答。

「看吧!我就說不恐怖……」小夫若無其事的苦笑。

「不……不!很……很『精采』,那……那個……」

胖虎下了我們全員一致認同的評語,

而欲言又止的那句話想必也是每個人難以開口問出的:

「那……那個『阿姨』真‧的‧離‧開‧了‧嗎?」

「那……那個……緊接著就輪到聰明王囉!」

胖虎唯一可取之處便是他總是懂得如何掌握活動流程。

※※※※※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將近凌晨一點半,窗外的夜色依舊深沉,然而每個人的臉上卻絲毫不見疲態。

而手電筒也不停息的

在每個人手中交棒。

聰明王的故事發生在他十八歲生日的那個夜晚。

正當他準備就寢時,他突然看見有個陌生老者站立在他床邊深情的凝視著他,

並為他獻唱了一首生日快樂歌。

隔天他告知了母親之後,才知道那老人是他出生前就過世、無緣見上一面的爺爺。

說到激動處他還熱淚盈眶,總之是個很溫馨感人的鬼故事。

至於美型男小香則探討到:俊男、美女死後變成鬼,是否能繼續保持同樣的容貌體態?

以及質疑所有的恐怖片和鬼片裡,

那些男鬼、女鬼之所以有蒼白到嚇人的臉孔,是否是因為陰間沒有保養品的緣故?

而小香更預期將訂定一條「逢年過節必定燒保養品及化妝品給香爺爺」的家傳規定給他的子子孫孫,

以便他死後能繼續美美亮相。

最後,我們共同歸納出結論:

一、不是每個俊男美女死後都會變成鬼;

二、陰間比較不注重流行資訊;

三、那是很好的一條傳世家規。

而老K講述的是他加入桌球社那一年的經歷。

某天正當他獨自一人在桌球室練球時,有個學長來找他單挑比賽。

不過那個學長很大方的傳授他許多桌球秘笈和絕招。

隔天他翻閱著球隊的相簿時看到了那個學長,

老K認為那學長一定早就是個桌球高手,

不過沒想到身邊的資深學長卻告訴他:

「那學長在幾年前因為一場嚴重的車禍,最後傷重不治。很可惜!

不過聽許多學弟妹說,他們都曾經在桌球室的角落看到學長在練球。

幸運的話,還能得到學長『親身蒞臨』指導呢!」

平時不茍言笑、正經嚴肅的老K,說到此處眼角也偷偷的泛著淚光。

而我們何其榮幸的能共同見證老K生命中光榮、驕傲的一頁歷史。

手電筒繼續傳到阿噹手中。

「呼 ~ 你們也知道我這個人比較不信那些靈異的東西,

我老媽也說我的八字就和我的體重一樣重,所以要遇到靈界的好兄弟根本不可能嘛!

不過,你們知道嗎?就在胖虎剛剛來找我之前,我在房間裡聽音樂,但是…… 」

阿噹首先拉近故事發生的時間。

「噗 ~ ~ ~」突然間,一聲響又亮的屁聲迸發出來。

「哇靠!屎王你……」首當其衝的丁丁迅速捏住鼻子。

那夾雜著豐富五榖蔬菜的濃濃屁味慢慢在小房間裡擴散蔓延。

「歹勢啦!偶太緊張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繼續繼續……」

屎王一副「與你分享的快樂,勝過獨自擁有」的表情,

讓我深深敬佩創造那句「臭屁不響,響屁不臭」的人擁有的過人忍耐力及良好修養,

不像胖虎他們紛紛拋出粗魯的髒話。

當然,我是比較含蓄的罵在心裡,畢竟誰無父母?誰無臭屁呢?

待那屁味漸漸轉淡,阿噹才又開口:

「呼 ~ 我不是說我正在房間聽音樂嗎?

那大約發生在胖虎來找我的二十分鐘前,

我雖然戴耳機,卻可以隱隱約約聽到有人斷斷續續在敲房間門的聲音,

其中幾次我受不了就跑去開門,但是門外卻一個人也沒有!

我想可能是今天練球練累了,就沒多想了。

但是就在我要走回去時,敲門聲又再度響起……」

「砰!砰!砰!」

我發誓,在房門外的敲門聲大力響起時,

我們全部的人真的真的真的嚇了好大一跳,

只差心臟沒從嘴裡跳來而已!

我偷偷承認,我的尿真的漏了幾滴。

「搞什麼?現在幾點了?裡面的人還在搞什鬼?」是隊長的聲音。

一聽到隊長的聲音,我們連忙站起身。

在黑暗中,我們像一群待宰的羔羊安靜的透過微弱光線看見門把被狠狠扭開,

彷彿迎接的是手握雙刀的屠夫。

「很好!看來今天的訓練太輕鬆了,還是你們的體能都變好了?

還有精力給我搞些有的沒的……」

隊長雙手插著腰,怒目環瞪著我們這群小羔羊。

「隊……」肥羊胖虎準備先行赴屠宰場。

「對什麼對?你們對得起我嗎?」我似乎聞到羊毛被火烤焦的臭味。

「馬上各自回房、上床躺平!

三十秒後我要看到一頭頭睡死的豬,

否則明天早上全部給我青蛙跳跳操場二十圈!開始動作!」

我從未想過三十秒竟是如此漫長,然而一瞬間,房裡隨即悄無聲息。

大家就連飛奔也只能踮起腳尖,完全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何其幸運,我們的寢室能迎接隊長的無聲巡視。

不過,隊長不說話的時候永遠比開口恐怖。

他撿起掉落在地板上的手電筒,然後安靜地關掉桌上的檯燈。

說真的,隊長的體貼也是無話可說的。

「媽的……差點『剉屎』……」

隊長走出房間後,胖虎的輕聲細語從被窩裡傳來。

不知怎麼的,我倒有鬆一口氣的解脫感。

或許我潛意識裡很感謝隊長解救了我吧!?

「嗯……對了……剛剛……你們……有沒有……」

小夫對我們傳播細若蚊蠅的氣音,簡直像用音波和同類溝通的蝙蝠



「小夫!胖虎!大雄!看來三十圈青蛙跳才能滿足你們是吧?」

隊長的聲音強而有力的從門外送給我們一人一拳。

相信我,隊長,我是站在你這邊的!

「有事明天再說吧!」這一次,我幾乎是靠讀唇語的功力才解答出胖虎的話。

也許是身心皆放鬆的原因,也或許是積累的疲倦感所致,

很快地,我便和這寂靜的男生宿舍一起在這特別的夜晚懷抱中沉沉睡去……。

※※※※※

朝陽依舊升起,又是全新的一天。

只是我們誰也沒多貪睡一秒,六點準時全副武裝向籃球場報到。

而隊長不愧為信守承諾的好漢,今天的額外特訓可是讓我們幾乎去掉半條命。

「好!休息十五分鐘,原地解散!」

「呼 ~ 再操下去,我肯定會瘦個五、六公斤!」阿噹汗如雨下的身軀緩慢的朝台階坐下。

「嗯!今晚一定很好睡!」我手中的毛巾幾乎可以擰出一臉盆的汗水。

「不!別忘了今晚還要不見不散!」胖虎放下手裡的超大瓶礦泉水。

「啥?」看來不只阿噹被操到有驟減體重的幻覺,

就連頭好壯壯的胖虎也難以倖免,到達了胡言亂語的地步。

「你們可別忘記我們的『鬼故事大會』還沒圓滿落幕喔!

我個人最討厭有始無終、虎頭蛇尾,所以今晚記得同一時間在同一地點會合!」

雖然離隊長已五百公尺遠,胖虎還是壓低著聲音說。

「不會吧?會要繼續啊?」屎王一臉痛苦的表情,想必又有顆瓦斯彈在醞釀中。

「當然!哪 ~ 加上阿噹你的那一半故事,

還有……嗯……我數一數……一……二……三……,總共有四個人還沒完成,

所以,絕對別忘囉!」

胖虎的腦袋用來記憶小事情倒是精打細算的很。

「咦?等一下!」一

旁的聰明王若有所思,發出了他抽絲剝繭後將解說新發現的一貫台詞。

「不是吧胖虎,相信我記得沒錯,連同阿噹在內,應該只剩三個人!」

聰明王是球隊全體上下一致公認的智多星,通常對於他的話我們不會有絲毫懷疑。

只是,雖然胖虎的話常需要考證是事實,

但我自認我的記憶力也是高人一等,

因此這次恐怕聰明王的完美紀錄要添上一個小瑕疵了。

「沒錯啊聰明王,還有四個人沒講呀!」我不是附和胖虎,而是胸有成竹的說。

「對啊聰明王,這次是你算錯了吧!」胖虎仔細回想後,仍舊沒推翻自己的答案。

一瞬間,原本只是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卻讓大家陷入了深思。

「不對吧胖虎、大雄,聰明王說的才對!

阿噹、屎王和我,就剩我們三個人還沒說完而已啊!」

一直在一旁休息的丁丁也加入了討論。

「對啊,沒錯!」昨晚坐在丁丁隔壁的屎王馬上應聲。

「咦?不是吧?」我和胖虎非常有默契的互望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

「所以,胖虎和大雄,你們到底多算了誰?」

目前比數三比二,對方朝我們丟出了疑問。

我們多算了誰?不,是他們少算了誰?

「這……我想一想!哪 ~ 昨天是我去找你們參加的,沒道理我會算錯!

所以……昨晚參加的人分別是我、大雄、小夫、阿噹、屎王、丁丁、聰明王、老K、小香和Monkey……

沒錯啊!總共十個人吧?是你們少算了誰?」

胖虎難得嚴肅的講解,而胖虎的點名,也一一符合我腦中的名單。

「對呀……啊!你們少算了Monkey啦!」我逐一比對後,才找出Monkey那隻漏網之魚。

「沒錯沒錯,你們剛剛沒提到Monkey吧!」胖虎露出得意的表情。

沒想到我們哥兒倆也有聯手擊敗敵手的一天。

看聰明王他們相互交換沉默無言的眼神,原來勝利的滋味竟是如此美妙。

「等一下!」一向厭惡需要動腦思考複雜問題的阿噹,

即將為我們作出不容推翻的正確解答。

就像原本應該順利發展完結的故事,總會有無法預料的轉折將故事帶向另一波高潮。

「你們說的Monkey,不就是我的室友嗎?」

「對啊!難不成還有另一個Monkey嗎?

拜託,阿噹!你不會連自己的室友都不認得……咦?」胖虎忽然陷入二度深思。

「怎麼了胖虎?」我看見胖虎似乎面有菜色,表情轉變的極為複雜。

「大雄你們兩個是不是在開玩笑?

我……我的室友……”全都”回家去了耶!

暑訓只有我”一個人”住宿啊!

別說Monkey了,其他人連個影子都沒有!」

若非阿噹如此正經的說,我肯定會覺得其實是他在開玩笑。

「可是,我明明就看到……」

「等一下大雄……我昨晚出房門後,先去找了丁丁和屎王,

然後去聰明王的寢室找了老K、小香和聰明王他們三個,最後才去阿噹的房間……」

「對啊!我不是還問你:『是不是你在敲我的門惡作劇嗎?』你還回我:

『我哪那麼無聊?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啊?不過人也差不多了!』

你們也都聽到了吧?」阿噹接續了他故事的後半段。

「嗯!說真的……胖虎,我們完全沒看到阿噹的房裡有其他人!」

聰明王的眼神依然堅定。丁丁和屎王則是跟著點頭



「沒錯,我想起來了!

可是……我也跟大雄一樣,我們都看到了……看到了……

我原本以為那是Monkey,如果不是,那.....」

胖虎結巴的望著我。說真的,我的背脊已經冒出一堆冷汗。

「胖虎、大雄,你們別鬧了!你們在說故事嚇我們對不對?

我的確可以肯定我身邊沒有坐”任何人”?

圓圈外真的只有我和丁丁而已!」

屎王多麼期待我和胖虎會對著大家說:

「騙你們的啦!有沒有嚇到?」

只是相反地,被嚇到的是我和胖虎。

我們自豪的雙眼二點零視力怎麼能容許我們看不到坐在我們正對面的那個『人』呢?

「如果你們不是在鬧著玩,那……你們看到的那個……那個『人』……他……」

向來冷靜沉著的聰明王此刻也稍稍失去了方寸。

「他們……他們不是在開玩笑!」

一直沉默不語的小夫,若沒有在此時開口,我們肯定都忘了他的存在。

「那個『人』……他……他是從”另一個世界”來參加我們的活動。

其實,那時候我就感覺到了……只是……」小夫那平靜的臉,我從來沒那麼想揍過。

這時我才想到,那時面如白紙、冷汗直冒又突然停止說話的小夫,

以及後來上床睡覺時他對我們說的那句話,

原來當時他已明白那個特別『參與者』的來歷。

「不……不會吧!你說他是……『好兄弟』的……意思嗎?」

屎王,求求你用屁味將我薰醒吧!告訴我,這一切還是夢!

「嗯!自從高中生了那場病以後,

我對另一個空間的感覺就特別敏銳……有時甚至可以看到……『他們』的存在!

不過,大家儘管放心!從『他』的表情看來,似乎對我們說的故事很滿意,

所以,今晚說不定『他』還會『呼朋引伴』來,那我們就……」

「別……別……別說了,小夫!」胖虎用盡力氣勉強的擠出這句話,才阻止了小夫繼續。

我們一行人又被吸入深沉靜寂的無邊黑洞。

艷陽在晴空中綻放光芒,籃球場邊的微風俆俆吹送。

但從未有一刻如同此時一般,令我們深感冰冷、僵凍。

我想到那雙在黑暗中直直盯著我們的那雙眼睛,那自始自終掛著的笑容……,

我的心臟似乎停止跳動一秒。

「全部集合!嗶 ~ ~ ~」

隊長的聲音和那聲尖銳的口哨聲迴蕩在空曠的籃球場上,

卻好像從遙遠的彼方傳來的一樣。


我永遠記得,我們足足花了有一世紀那麼長的時間才能夠移動我們的雙腳。

至於,我們該不該相信小夫的那一番話?誰都沒有說出口,

但是,卻同樣也沒有人再提到那場「鬼故事大會」的後續發展,

從此也沒有人再提議舉辦諸如此次的活動。

那一晚彷彿成為我們深藏進心底的共同秘密。

只是,在我們互相對望的時刻,那個揮之不去的疑問依舊會浮現在每個人的眼眸裡……。

是『誰』來聽我們說故事呢?


The End.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