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darling:
怎麼辦?事情已經過了那麼久,我仍清楚地記得你的背叛。

我還記得那天是3月3日,天氣朗晴,和今天一樣的星期二。

我結束了早上的課,在台北車站買了CO CO的唱片,
回到家和滿室的空寂一起大聲唱著「真想見到你」。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打了你的電話,想告訴你,我想你。

明知道我的電話可能會被你母親無情的過濾掉,以清靜你重考的耳根,但我還是打了。

「喂?」意外的,是你的聲音。

「是我……」 我顫抖的聲音掩不住熱情。

「喔……是小霏啊?什麼事呢?」 一貫的,溫柔的語氣。

「我在聽著CO CO的歌……」

「然後呢?」

怎麼辦?我根本沒預料你會接電話。好吧,我豁出去了!「我……想見你!」

「不行的。」

「?」

「如果我告訴妳,我有女朋友了呢?」

「女朋友?」你在二月的第一天才向我示愛,我們情人節才一起共渡,你什麼時候有了「女朋友」?

「2月10日我生日那天。」

9日那天我捧著親手做的禮物,在你家樓下等你等到12點多,想送你18歲的第一份禮物。

在你家樓下等了4個多小時,冒昧地打了通電話問你的去向,才知道你和死黨狂歡去了。

「那天我和他們唱到4點多,就到堤防散步去了。」

「和死黨?」

「不,他們有帶一些……朋友一起來。」

好,我了解了。「你有牽她手嗎?」

「嗯,妳知道的。牽手對我而言是不代表什麼的。」

可是,對我而言,那卻是神聖的。我深信,掌心的熱情就是心的溫度。

好吧!既然你不介意牽手,那我只好忽略擁抱,直接問你:「你吻了她?」

「嗯……妳能不能不要問了?幹嘛這麼介意呢?」

我知道了。

我感到鼻樑裡竄動的酸意。我是如此的信任你……,甚至要把自己交給你,你……。

「我覺得,妳不適合我。妳太脆弱,我卻還不想定下來。我終會離開,終會傷害到妳的。
總之,妳,玩不起。」

玩?我沒料倒你會用這個字來作為愛情的動詞!我很震撼!

「就是,妳的感情太濃太烈,不夠灑脫。
而我覺得,那女孩玩得起愛情遊戲,至少比起妳,她比較能放的下。
而且,我知道她對我也有意思。」

我的淚已經不住地奔流了,我吼著:
「沒有一個人的愛是『玩』得起的!你也知道我喜歡你的!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我想我的語言系統已經被淚水充塞了,此時深刻的體驗到什麼叫「泣不成聲」。

你聽我哽咽地說不出話來,還是用一貫的溫柔語氣安慰我:
「乖,別哭了。妳控制一下情緒,休息一下,我再打給妳好嗎?」

我什麼也沒說,狠狠掛下電話,進了浴室,讓蓮蓬頭沖刷我這不值的淚水。

我將自己置在不斷刮落的水幕裡,隔絕外界一切聲音。

除了客廳仍甜蜜地唱著:「真想見到你。」


小霏2000/5/16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