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快樂。」他坐在我的對面,舉起高腳杯向我祝賀。

我勉強牽動嘴角,回他一個微笑。

坐在我對面的他,個頭矮小,滿臉橫肉又面泛油光,

酒糟鼻配上乾裂的厚嘴唇,看了就噁心。

年紀都可以當我老爸了,還妄想要把我娶回家,每次想到就倒胃口。











聽我這麼憎惡他,你一定覺得很奇怪,那幹嘛要跟他一起過聖誕?

要不是我那沒長進的男友欠下一屁股債,

又計畫明年情人節到國外去玩,

我怎麼可能答應這個邀約?















平常他到我們店裡點我檯,給他摸兩把就算了,

今天答應跟他出來過聖誕,又是上遊艇又是燭光晚餐的,真是累煞我也。

雖然都是高級享受,但看到他那油膩的臉我就忍不住反胃。

也罷,花一天賺個十五萬,也算划算。













他最大也是唯一的優點就是很凱。

他忌妒心不大,知道我有男友還是像個火山孝子,

意圖用誠意和禮物來打動我的心。

只要出去逛街,我隨手指的東西他馬上就要隨從去刷卡買下,

還特地聘了一個人幫我提戰利品。

他對我備極寵愛,因為他說我長得很像他的初戀情人。









「可惜啊!她是個盲人,在十七歲時摔下田溝,死了。」

「喔。」我聽了沒多大的感覺。

他初戀關我屁事,天底下長得很像的人多得是,

他這麼說是咒我盲還是死啊?

呿!

更何況,如果那女生長得像我這麼正,

怎麼可能看得上他這五短又油膩的身材?

喔!對了!她是個盲人嘛!










他坐在我的對面,一邊嚼著三分熟的牛排,

一邊滔滔不絕的說著一些老掉牙的笑話。

我看著他嘴角涎著牛排的血,感覺他真像隻永遠無法饜足的豬!

噁心!














好啦!我知道你也想罵我噁心。

我的慾望如同他一般深不見底,

只是他要的是我的人,我要的是他的錢,如此而已。

反正我跟他各取所需,我又何必在意輿論如何看待我!













他為了要討好我,身為國際大企業的老闆,

還抽空上我最常去的bbs站去研究最近年輕人的流行話語。

我每次聽到他那肥膩的嘴說出:

「orz」、

「刻以嗎?」、

「我真的猜不透你啊!」、

「保安!帶少爺下去吃餅!」

就覺得超級不搭。

拜託!都幾十歲的人了還學人家裝可愛、耍白爛。





幾乎每一次他一耍白爛,我就會斜睨著他,冷冷地、毫無保留地刺他一句:

「你很白目耶!」

我以為我這樣冷淡的態度會讓他知難而退,

沒想到,變態的他反倒愛上我這種踞傲的表現。

「我愛死妳罵我白目的表情了,超屌!」

他帶著傾慕的眼光看著我,口水都快流下來。

喔!天啊!我又不是他盤子裡的食物!












有時候,我真搞不懂有錢人的怪癖。

好多有錢人到我們店裡,不是要求我們罵他、甩他巴掌,

就是要我們極盡所能地羞辱他。

或許是當慣了掌權者吧,

來應酬或是想放鬆的他們,也想嚐嚐被人羞辱、瞧不起的滋味。

平時被人呼來喚去、要求這要求那的我們也樂得扮演辱罵他們的女王。











大多數有錢人走出店外就會恢復原本高雅的姿態,

甚少有人,像他,連把我帶出場都喜歡被我挑剔。

後來和他的相處,我的話便濃縮到兩句台詞:

購物時的「我要那個。」,

以及他說話後回贈他的「你很白目耶!」

每當他聽到我說那五個字,就會高興得快要痙攣。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