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臉頰再度被冰冷的觸感撫過,那不是他肥短的手,而是他的皮鞋!

他,再也不是矮小的他,他現在至少有兩百公分以上,


















因為,他的頭正掛在天花板那排霓虹纜線上。


















手指粗的霓虹纜線晃啊晃,他的皮鞋,一遍又一遍地撫過我的臉頰。

我驚恐地吐了一身,跌坐在地。

「你……你……」

我幾乎喪失了語言的能力。















他在電話裡爽朗的笑,「妳想說我很白目對吧?哈哈!」

「妳瞧瞧,我現在可真的是白目了呢!」

他那晃著的身體的臉突然轉向我,

我看見他完全翻白的眼球,直勾勾地盯著我看。














「嫁給我吧!雪羚。」他堅定地,帶著感性的語氣說。

我嚇得拋開了手機,連滾帶爬地朝包廂門口移動,「救命……」

「嫁給我吧!雪羚。」他在電話那頭呼喚著我。

包廂的隔音太好,我的求救聲沒能讓外頭的人聽到。
















「請你救救我……」

我爬到門旁的鋼琴,扶著鋼琴的一角向琴師求救,

琴師沒有理會我,更沒有彈奏。
















我爬向前兩步,他和我一樣,躺在地上,

而且,和那肥豬一樣,睜大了眼看我。

他的後腦杓,滾著腥濃的白紅汁液。


















「別喊了。

他啊,已經來這裡了啦!

妳剛剛打的第一通電話就是他接的。」
















「嘔……」我驚駭地,不可自抑地又吐了起來。

原來剛剛我聽到的奇怪聲音,

那種飛過耳邊的莫名聲響,就是把琴師帶到地獄的滅音槍聲。



















「嘔……」

「小寶貝,快說『我願意』!」

















他在電話裡興奮地喘著氣,

懸在餐桌上的他的身體,晃著,

白濁的眼球仍舊盯著我。


















「我……」

我匍匐來到門口,卻怎麼也無力站起身,去勾住門把。

「快說『我願意』!」帶著命令語氣地,他說。

「我……」

「雪羚,十七年了,這次我一定要娶到妳!」













我不懂他說的。

但因為這句話,我手上的戒指開始收緊。

黑色的鑽石漸漸發出異色的光芒,一個女人的臉,模糊地從鑽石裡浮了出來。


















「我願意。」






















女人的聲音悠悠地從鑽石裡傳了出來,

我戴著鑽石的無名指被不斷縮小的戒圍束得幾乎要斷裂。

















「太好了。」

他開心地地在電話那頭笑著,他的身體在餐桌上也迅速地晃著,

恍然間,我看見他用他的白眼珠,對我拋了個媚眼。















嘔……

我吐著,意識恍然著,感覺自己飄了起來,好多好多畫面從我腦海閃過。

我終於記起來手上的黑鑽戒是在哪本雜誌看到的。

但那重要嗎?

是的,非常重要!

因為雜誌上寫著:
















骨灰,是可以做成鑽石的……。





















碼表的聲音,刺耳地響了起來。



















「你很白目耶!」

「是啊!」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