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二十五日】逞強的男孩們

ICE的房間有位朋友也要留宿,同是獅子的我們相談甚歡。

隔天。昨天放我們鴿子的他的朋友R要來嘉義玩,我們只好一早起來,沒時間逛逛台南便直奔火車站接R和R的女友。

台南我不是不熟悉,三年前環島就曾經接受猴子妹的招待住了一陣子,也曾貓還有老頭同遊過這裡。但現下我對台南卻感到莫名的不適感,原因無他,便是那造成我們感情破裂的第三者就住這裡,那次的台南遊也是他背叛我的起點。身在台南,我感到一陣陣暈眩欲嘔的不適感。早些離開也好。

到車站時,我先看到R。R是他的高中同學,我們已是舊識。R的女友正在上洗手間,我看見一個女孩走過來,問他,那是R的女友嗎?他撇撇嘴角,說,「R的女友正點多了好不好?」我沒說話。現在的他在乎外表勝於一切,也莫怪乎他看上一個over dress的女生。沒多久,來了一個雜誌裝扮的女孩:長卷髮、大眼、濃妝、多層次穿法、尖頭鞋,他說,那就是R的女友。

我和R已經一年多不見,他還是一樣氣焰甚高,自信和說話總是誇飾許多。沒有不好,就像我認識他時一樣。那年暑假和R熟識,就是因為幫他追一個音樂系的女孩。R和我都清楚,他們的level差距實在太大,R整天只會打籃球和打嘴炮,對音樂領域一竅不通﹔那女孩主修小提琴,只聽古典樂,他們約會沒幾次就感到鴻溝橫在他們之間。但R還是追得很勤,一直到南下唸書才放棄。相較於R,我愛的他就內斂許多。

R的嘉義行毫無計劃,他那些接風的朋友也是草率就行。我簡單地幫他們分配車輛和規劃路線。帶他們去吃了名產「民雄肉包」,接著R說要去「民雄鬼屋」,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到達,卻沒有一個人敢當開路先鋒走進廢墟。我一馬當先走進,非常盡責地為他們拍照留念。大夥又鼓譟要去放天燈,我因為晚上要代班推辭了。臨走前,我聽到了一個關鍵人物:SKY。

我當初會知道他背叛的事,就是因為SKY到處說他帶女生過夜。算起來,他是我的線民。

我覺得很蠢,他明明知道SKY是當初爆料的傢伙,卻還是不堤防地與他出遊。

稍稍小憩後,我前往打工的餐廳。晚上他來電,說他要和同學們要過來看我。我說好。十二點多他帶著R姓情侶、阿勒情侶來,我為他們點了幾首炒氣氛的歌曲,送了他們幾道下酒菜。他們滿足地離去,還稱讚我DJ作得很稱職。我笑笑。男生們說要去打籃球續攤,我暗自觀察女生們的表情,沒有高興也沒有不悅。

我坐在他的後座,輕聲地說:「你們男生要去打球,有問過女孩子意見嗎?」

「她們沒說不好啊。」他沒好氣地回答:「難不成千里迢迢來玩,現在要早早回去睡覺不成?」

真不體貼。我心想。

我想他也感到不妥。五分鐘後的紅燈,他開口問他朋友的女友:「妳們累嗎?真的要跟我們要去打球嗎?」

女生猶豫一下,搖搖頭說不累,R和阿勒戲謔地說,「男人說了算。我不累她們怎會累。」

從他朋友的回答,我了解體貼的他為何變調。

他們打算回宿舍換球衣,我表明了不跟,女孩們有點羨慕地看著我。R和阿勒眼睛爆著血絲,我說,「明天你們還要烤肉,確定要去打球嗎?」

R的哈欠洩了底,「好吧!早點休息也好。」

繞了一圈,他們還是聽從我的建議回宿舍休息。

男孩們愛逞強的性格真是很蠢啊。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