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晚餐就在精緻的美食與他很難笑的幽默中接近尾聲,

我還在想說等下可以拿錢走人的時候,只見他肥油橫肉的老臉上堆滿了笑容,

神神祕祕地支走了隨侍在側的的帥哥服務生。

包廂裡只留下不斷彈奏音樂的鋼琴師

-因為他是盲的。












包廂裡只剩我和他,還有那名什麼都看不見的琴師,

看來,他一定有什麼奇怪的計畫!

呿!搞什麼神祕啊死肥豬!













「今天,是我們認識的第一百天。」

他拍手兩下,包廂內的燈光瞬間暗下一些燭光,

「所以,我要來做些特別的事。」

「喔?」

我沒有表情地盯著我們之間,桌上的燭光,讓他以為我在看他。

其實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妳知道嗎?」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色小絨盒和一台最新型的手機:

「這是我第一零一次求婚。」

我一看那手機就忍不住想要尖叫,這可是這個月才剛出的最新手機,

18K金手工打造機身、鑲5克拉鑽石的百萬元手機耶!

天啊!我第一次在雜誌上看到就超想要,現在竟然就擺在我的眼前。












「我要那個。」下意識地,我說出了購物時的「台詞」。

「妳說要這個,」他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拿著小絨盒,「還是這個?」

手機都這麼貴了,小絨盒裡一定是項鍊、戒指之類的高價品,

拿到賺到,哪有不要的道理?

「我都要。」我斬釘截鐵地說。













「呵呵!」他笑吟吟地打開小絨盒,竟然是一顆超大超漂亮的黑鑽戒指!

鑽石在微弱的燭光下就像顆夜明珠,閃著奇異炫目的光芒。

也難怪他要把閒雜人等支開。這兩樣禮物實在太昂貴了啊!

還好琴師是盲的,換作是我,拼了命我也要把他們搶走。

不過呢,我不需要搶。

因為這兩個禮物本來就是給我的。













「小寶貝,手機是妳的聖誕禮物,而這戒指嘛!

妳要可以,不過,可得先答應我的求婚才行!」

「又來了!」我在心裡悶哼。














是的,這不是他第一次求婚。

我們在九月認識,他在我生日、國慶日、他生日、

還有第一個月、兩個月、八十八天……等特殊紀念日都跟我求過婚,

還不加上平常來店裡消費時的醉語求婚喔!

可是我都故意轉開話題迴避,還順勢拗走他的禮物。

不過今天的禮物實在太貴重,我想應該沒那麼好拗才是。










喔,對了,他剛說這是他第一零一次求婚。

我們不過認識第一百天,他有向我求那麼多次婚嗎?

「我的第一次求婚,就是對那個盲眼的初戀女孩。」

他凝視著手上的鑽石戒指,眼底映著光,

「我們很小就認識了,她眼盲,

村裡的孩子都欺負她,只有我陪伴著、保護著她。

我們常玩家家酒,每玩一次,我就跟她求婚一次。

直到她十七歲時答應了我的求婚。」










「妳知道嗎?

當她答應我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就像親手挖到了鑽石一樣!」

他興奮地說,隨即又陷入了感傷,

「但就在我們要結婚的前一天,她死了。」













「摔進田溝?」

「是的。隔天就要結婚了,她和我都興奮地睡不著。

她半夜想來找我,卻在半路上,摔死了。」

他的語調帶點啜泣,

「都怪我不好,如果是我先去找她,她就不會死了!」

「唉!你別這樣。」












「我傷心欲絕。安排了她的後事後,我發憤圖強,

開始努力賺錢,只為了讓天上的她能夠為我感到驕傲。

直到遇見了妳……」

他抬頭,「妳跟他真的好像,我第一眼看到妳,就想要娶妳了。」

我懶得聽他那些廢話,

不過,想得到那兩個禮物,還是得用一些手段才行。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