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路的對面就是圖書館,但我選擇右轉,不過馬路。

「去哪?」阿杰問。

「跟我走就是了。」我說。

阿杰沒多問,乖乖地跟在我的身後。

我們趕在餘暉未竟之前到達堤防,我一個箭步爬上陡坡,回頭招呼他:

「快上來!夕陽好美啊。」

他神閒氣定地慢慢爬上來,跟著我看夕陽。

我們就這麼看著雲彩的變化,安靜地,感覺心頭的暖意。




「好奇妙。」我說,

「從幼稚園畢業到現在,分開到現在也十年了,你不覺得我們能再相遇很奇妙嗎?」

他想了想,點點頭。

「今天不去圖書館嗎?」他問。

我笑,「嗯,不去了。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因為有人送東西給妳嗎?」

雖然是揶揄的話,從面無表情的他口中說出,還真聽不出褒貶。

「不是啦!當然不是。」

我急得羞紅了臉,趕緊轉移話題,「對了!你今天有收到巧克力嗎?」

「嗯……」他頓了一下,「有。」

我有些忌妒,「誰送你的?」

「總務用班費買的,一人一顆。」他從口袋裡掏出一顆巧克力球,「妳要嗎?給妳。」

我撲嗤笑了出來,「不用啦,我有很多。」

我席地坐下,放下懷中的喜餅鐵盒,打開,

從層層疊疊的紙堆中翻找出那一堆巧克力,招呼阿杰一起過來分享。

我們就這樣坐在堤防吃巧克力,看夕陽,舌頭、心頭都好甜好暖。


「妳知道嗎?沿著這座堤防走,可以到我家喔!」阿杰說。

我拉長視線遠望堤防尾端,「真的嗎?我不信。」

「是真的。我家後面有座堤防,跟這座一模一樣喔。」

「我不信。」我還是很鐵齒,「不如,我們走走看吧。」

他看我一副文弱的模樣,「不好吧,可能要走很久耶。我也沒走過。」

我快速收拾糖果紙,蓋上鐵盒,陡然站起,「走吧。」

「妳是認真的?」

「嗯。」我很肯定地點頭。

他笑著搖搖頭,「那就走吧。」

這天,夕陽很捧場地守候著我們的黃昏散步。

和煦的冬陽將我和阿杰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

阿杰走在我的前頭,肩膀上駝著兩個書包,一個他的一個我的,

那身影,就像幼稚園每天放學時為我背書包的模樣。

已經十年了,他還是這麼木訥,這麼溫柔。

他的影子疊在我的腳尖。我私心地想,如果沿著他的影子走,就可以走進他的心,

那該多好?

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見夕陽即將沒入地平線,身後的天空已經轉為深藍色。



我走在他的身後,看他背在背後的手,好想這就這麼牽上去。

「阿杰。」我叫住他。

他停下腳步,回頭,「嗯?」

「和我在一起吧。」我一股作氣地說。

「呃……」他錯愕。

這次他總算有些表情

但他錯愕的表情沒有持續多久,隨即平靜地說:「我說過,我會等她。」

我點頭,「我說過,我會等你。」

「嗯。」

他沒再說話,繼續保持原先的步伐向前走。而我的心,和夕陽一起沒入了地平線。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