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那天剛好是周六,阿杰下課後到我的教室門口等我一起去圖書館,

他還不知道我今天的計劃。

我打算帶他到圖書館附近的堤防,然後再告白一次。

看他在教室門口等我,我邊收拾書包邊為自己的計劃得意,嘴角掩蓋不住期待的笑意。

阿杰看我高興的模樣,並沒有追問我什麼,只是靜靜地走在我的身旁。

跟他一起走出笑門,我腦子裡都是告白的台詞,絲毫沒注意到校門口有人在等我。

直到阿杰用手肘推了推我,「有人找妳。」我才知道。

「誰?」我抬頭,便看見一台冒著白煙的小DIO。

「唷呼……小蕾!」

是阿義。

我窘得渾身發燙。回頭看了阿杰,他的臉上沒太多表情。

「你等我一下。」我說。

阿杰輕輕地點了頭。

「你來幹嘛?」我又羞又氣。

羞得是他在校門口大聲喊我的名字,

還騎在一台隆隆作響的小機車上(這就是詩裡面寫的陪他哭泣的喔多拜),

惹得放學人潮和教官的奇怪的注目禮﹔

氣的是他破壞了我和阿杰的相處氣氛。

他衝著我笑,「厚,粉久沒看到妳,真是越來越水耶。制服美少女喔。」

我感到渾身不自在,「有什麼事快說,我還要去圖書館看書。」

我瞄了一眼阿杰的表情,他意興昂然地看著我笑。

阿義不理會我的緊張,抖了抖指上長長的菸灰,卻因為菸燒得太短燙到手指,

他索幸也不抽了,便順勢把煙蒂都在地上。

我走過去,將菸頭的星火狠狠踩熄。

「真沒公德心!」我碎碎念著

他絲毫不以為意,笑著拿起腳架上的喜餅鐵盒,「今天是情人節,這個送妳。」

「抱歉,我不喜歡吃喜餅。」我說。

他又將喜餅鐵盒推給我:「這不是喜餅啦!妳打開看看。」

我接手過,看了看鐵盒。這不是新的,因為鐵盒邊緣沒有封住的膠帶。

我沿著鐵盒邊緣打開,裡面是滿滿的紙張。

「這些都是我做的,妳一定會喜歡。」阿義得意的說。

我翻動這些紙,有詩,有書卡,有手抄的歌詞……,

我還看見某一篇歌詞是陳曉東的【心理遊戲】。

我看了哭笑不得。

「這個……」我實在想不出適合的話。

阿義倒是相當高興:「有讚厚!妳不覺得【心理遊戲】很浪漫嗎?又好聽!」

鐵盒的最底層有一盒東西,原來是巧克力,各式各樣,各種口味的巧克力。

有滋露、巧菲斯、七七乳加……,竟然還有M&M巧克力!

「情人節就是要送巧克力。不知道妳甲意吃啥咪,就都買了。」他說。

「呃……,謝謝。」

這也算一種浪漫吧?

「對啦!還有這個。」他從車箱拿出一捲紙筒,「這是我畫的喔。」

我接過,打開,是我的畫像。

畫得比我想像中的好,雖然畫功不是很細緻,但整體來說還滿像的。

我很驚訝他只見我一次就能畫出我來。

我說:「畫得不錯。」

他得意洋洋地說:「大家都馬說很讚啊。」

我想,我稱不稱讚他,對他來說都沒有差別吧?

「我要回工廠了,今天很忙。」

他看我沉甸甸的書包,說:「上車吧!我順便載妳回家。」

我看著他車上滿滿的貼紙,什麼「限乘辣妹」、「追夢人」、「無限」,

竟然還有「藤原豆腐店」……。

我覺得奇怪,便問他:「你在豆腐店打工嗎?」

「拜託喔!妳真是讀書讀到呆了!這是一本很有名的漫畫,

車上有這代表車子可以尬得很快,很趴啦。」

「喔。」我不太懂他說的。

不過我看得懂其他貼紙,知道他跟電影【追夢人】裡面的華仔根本天壤地別。

他拍拍後座,「水姑娘,上車吧!」

「不用了,我不是辣妹,而且我要跟同學去圖書館。」我拒絕。

他順著我的眼光望向阿杰,然後「啐」了一聲:「你說的同學是那個書呆子啊?」

我對他的輕蔑態度很不滿,「他不是書呆子,他是我的青梅竹馬。」

「喔喔……青梅竹馬啊?」他挑起眉毛點點頭,想了想,又對我說:「妳是他七仔喔?」

「什麼七仔?」我問。

「就是馬子啦!」他取笑我的問題,「他是青梅,妳是他馬子喔?」

我沒回答,私心期待我可以是,但事實不然。

他又「啐」了一聲:「就算妳是他七仔也沒差,我一定趴得到妳。」

他指指我手上的鐵盒和畫作,

「妳要想清楚,天底下這麼有才華又貼心的男人不多了,剩一個就在你面前。」

「喔?」我好氣又好笑。

天底下這麼無知又自大的男人不少,有一個就在我面前吹噓呢。

「好了,不多說了。沒給我載到是妳的損失。我要回工廠了,下次再見。」

他摧動油門,「妳很快就會再見到我,別太想我嘿。」

他轟隆地從教官面前飛馳而過,教官怒視著我,叫了一名糾察隊打算過來登記我的學號。

我一手捧著鐵盒,一手拉了阿杰手臂,「快跑!」用盡吃奶的力氣逃離現場。

阿杰一邊跑一邊意興盎然地看著我,我只能羞紅著臉跑著,直到不見後面糾察隊的身影。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