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我會等他,不過一個禮拜後,我放棄了。

那是個周日,模擬考還剩下一周,我約他去補習班聽考前講座。

補習班座位很窄,我們手肘相碰著,我聽見我的心擂著鼓。

但他似乎不像我那麼興奮。

整堂課他懶散地撐著頭發呆,筆都沒動一下。

我對他說,「你好歹也做個筆記吧?」

他懶懶地轉了筆,勉強寫了幾行,便趴在桌上。

我有些無力,小聲提醒他,「老師現在說的是重點,趕快記下來省得回家看好幾遍。」

他拿起筆,寫了幾行又停,洩了氣似的又趴在桌上,把臉轉過來對我說:

「做也沒用。我根本聽不懂也不可能考得上大學。」

我看著他依舊讓我心動的俊秀臉龐吐出那些話語,那一瞬間,我對他感到失望。

我想到我之前這麼努力為他複習、做筆記,想讓他趕上進度,他卻一點都不想上進。

講座結束,我們沉默地站在擁擠的電梯前,

聽完講座的學生爭先恐後地想擠那扇窄門,他卻一副置身於外的模樣。

「你落榜後打算幹嘛?」我問。

他聳聳肩,「不知道。到時再說吧。」

我對未來滿抱希望,完全不能接受這種頹喪的回答。

我轉身走樓梯下樓,他跟在我後面。

出了補習班,正好遇到黃燈,我打算衝他卻拉住我。

我們並著肩等紅燈,我陷入思索。

我是會為了黃燈冒險衝刺的人,他卻不是。

他選擇等待,等待綠燈,等待他安逸平凡的生活。

然而,那不是我要的。

我忘了我思索多久,回神時還是紅燈,他卻已在馬路對面。

他過了馬路,卻沒有叫我也沒有招呼一聲。

我們之間連朋友也不如,我感到失望又生氣。

綠燈一閃,我衝過馬路,氣沖沖地往前走。

他沒有馬上追上我,人潮迎面而來,我們像是兩只貝殼,被沖散又會聚。

我的公車先到,我上了車,沒有跟他說再見。

我看著他在車外的臉龐,解讀不出任何情緒。

他就像他的名字,杰,一條「有四隻腳的木頭」,他有著我難以理解的木訥和平凡,

而我當時只想追求浪漫刺激的初戀。

在公車上,我不顧陌生人在身旁,哭了,哭得極慘。

一邊哭,一邊扯掉他為我打的領帶。我不知道為什麼哭。

他沒有傷害我,只是我對他期望太大,他還是他,並沒有變。

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哭泣,為一段尚未展開的關係哭泣。

之後的週末,他沒來找我一起去圖書館看書。

而算算日子,我也好幾天沒寫信給他了。

連為我送信的小禹都感到奇怪,「怎麼妳最近不寫詩給阿杰?」

我洩氣地說:「我放棄了。」

然後簡短地說了講座那天的事。

他聽完,嘆了一口氣:「唉!妳不寫詩,我很寂寞耶。」

聽他提了兩次詩,我開始狐疑,「咦?你怎麼知道我信裡寫的是詩?」

「呃……」他驚覺自己說溜嘴,把眼神飄到別處裝沒事。

我瞪著他,用恐嚇的語氣:「說!」

「好啦!我說。」他擺出投降的手勢,嘀咕著,「沒辦法,我最受不了人家逼問。」

「快說!」我更受不了隱私被揭穿。

他囁嚅地說:「阿杰給妳的回信,都是我寫的啦。」

「什麼?那些文情並茂的詩?」我又驚又氣。

既驚訝眼前這痞子竟然能寫出那些筆跡端正又有才情的詩句﹔

又氣我每天寫給阿杰的信件內容被偷窺。

這痞子似乎對「文情並茂」這四個字相當悅耳,整個人跩起來。

我斜眼瞪他,「禹先生,現在的重點是你偷看了我的信,而不是你寫的詩多好!」

他完全不聽我的抗議,還陶醉在「文情並茂」的讚美裡,

「要不然妳以為阿杰那木頭會回信給妳啊?別傻了!

他哪來的才氣和如此瀟灑的字跡啊?

他說他字醜,根本不敢寫信給妳啊!

而且他一直覺得妳根本沒有喜歡他,因為妳一臉看起來就不缺男友,

而且妳古靈精怪,班上都在猜妳告白是在整他。」

我發怒了:「我是認真的好不好?」

他沒理我,見我桌子上有阿義作的麵包,也沒問我就逕自拿了一個來吃。

我嘆口氣,「算了,反正我跟他也是不可能了。」

他嘴裡都是麵包,含糊地說:

「是啊!我看妳死心吧!他現在有女朋友了。妳想怎樣也沒辦法囉。」

我驚訝到全身顫抖:「你說什麼?他交了女朋友?」

「對喔,妳還不知道。」他發覺自己又說溜嘴,不等我逼問就直接招供,

「好啦!我說。上禮拜啊,他喜歡的那個女生交了男友,他超沮喪!

然後跟妳去講座,妳又『無緣無故』不理他,接著妳沒再寫信給他,

雙重打擊之下,他就接受了我們班女生的告白。」

「什麼?」

我如雷轟頂。

原來聽講座那天他就已經「失戀」了,我卻還雪上加霜跟他鬧脾氣。

小禹輕鬆地說:「不過妳努力也沒用,他的新女友跟妳實在是兩個世界的人。」

「怎麼說?」

「新女友的身材長相妳完全相反。」小禹細數起來,

「她身材高大壯碩、皮膚黝黑、內向安靜……。」

我聽不下去,「好了好了,我輸了。我怎樣也不會變成那樣子。」

「對呀!她快比阿杰高耶!妳吃鐵牛運功散也沒用。」

這個白痴,我都心碎了他還開玩笑。

「不知道鐵牛運功散有沒有治心的鐵打損傷喔?」

我塞給他一個新麵包,打發他走。

阿杰的轉變怎麼這麼快?寧願拒絕我也要接受一個突然冒出來的程咬金。

不過,或許我本來就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又或者那是他療傷的方式。

或許我們可能發展,他會像以前一樣為我撐傘、背書包和佔鞦韆。

但現在,所有的或許都已經結束了。

都已經結束了。他只是我的青梅竹馬,適合留在回憶裡那種。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