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送的圍巾還在我的衣櫥裡。長長的身體掛在衣架上,看來如此溫馴。 

縝密的編織該藏些什麼回憶的,綿長的毛海該泛著溫暖的。但我卻怎麼也想不起,我們曾經有過的甜蜜。 

或許,該問的是,我們有甜蜜嗎? 

你是那麼突然跌進我的世界,像個笨蛋在我週遭打轉,縱使我不屑一顧地把你推開,你仍然,笑臉盈盈地棲著我不放。 

是的,那時的你,或許是有著一點甜度的。光是笑,就,加分。 

不過,就像所有壞男人一樣,追求時很粘膩,一旦攫取到對方的善意和依賴,就會加速離開。 

你也是。 

你也是,沒有理由的離開。 

只留下了一條,寒流來時,不知是貼心還是一時興起所送的圍巾。 

它是美麗的,不像你的愛情。 

你的圍巾比你忠心。它在你離開後,仍痴守著我的衣櫥,不敢稍離﹔它總是靜靜等待我的「臨幸」,不會毫無理由鬧脾氣,毫無理由出走。 

這是你殘存的,唯一可以稱上忠心的證物。 

你的圍巾,比你忠心。

    全站熱搜

    作家夏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